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動漫日輕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勁爆重口味,總裁,太瘋狂 第八十章:驚心動魄的一幕 
  
第八十章:驚心動魄的一幕

沁雅記得,以前和楊大嬸出去買菜的時候,楊大嬸就很喜歡買黃瓜……蘿蔔……香蕉……反正是長的菜,她都喜歡買,而且她還有一次神秘兮兮的,這樣感覺很好吃哦~~~

現在自己手里握著的,是不是啊……

沁雅眨了眨迷茫的大眼睛,想到這里,滿意的笑了笑,扒開了冷逸麟的……內褲.

"哇……"

沁雅突然間瞪大眼睛驚訝的嬌呼了一聲,手里握著的,便是冷逸麟那已經有了感覺的某物,怔怔的盯著這條黃瓜,沁雅突然間又想起了楊大嬸的話.

--她舔著吃,味道會更好.

真的很好吃嗎?

而且楊大嬸不管去哪里,都喜歡咔嚓咔嚓的嚼著一條黃瓜跑.

嘟了嘟潤澤的粉唇,沁雅朝冷逸麟稍微靠近了一些,明明是妖嬈無比,卻給人一種莫名的天真純美感,完全看不出來,她正對一位黑道教父上下其手.

冷逸麟饒有興趣的雙手放在腦後,枕在枕頭上,他的眼神並沒有看沁雅,而是按動按鈕後,遠處床前的衣櫃頓時緩緩的打開,展露出來的,便是一面大鏡子,這樣的角度,正好看到沁雅動作的每一個細節,甚至是眼神.

似乎又覺得不滿足,冷逸麟把其他兩面牆壁的鏡子也都調了出來,一時間鏡子與鏡子之間的穿插,讓鏡面上反透出來的,是十幾個沁雅與冷逸麟.

--冷逸麟望著不同角度的畫面,滿意的抿了抿唇.

而趴在冷逸麟身上的沁雅,一邊打著瞌睡,一邊在思考著非常重要的問題,始終覺得自己看到了那抹豔景不像是黃瓜……又不像是香蕉……

不過味道卻是很好聞的.

似乎還帶著一種淡淡的沐浴清香,味道很好聞耶.

還有一種很誘人的味道,不過不知道是什麼,反正聞著讓沁雅有一種很異樣的感覺.

"哇……這不是黃瓜……也不是白蘿蔔哦……可是為什麼這麼大……看著這麼眼熟啊……"

將它狠狠一抓,沁雅歪著腦袋沉思了起來.

冷逸麟枕著腦袋,悠閑的望著鏡面,不論從哪個角度上看,都可以清晰的看到沁雅的動作,刺激而又有趣.

"啊……"

突然間,沁雅猛的瞪大眼睛,在冷逸麟的腿上重重的拍了一下,盯著某處的景色,尖叫了起來.

"我知道了……這是香腸……這一定是香腸……"

"也許味道會很不錯……"

嘻嘻一笑,無辜的模樣看不出一丁點的色色,冷逸麟突然間蹙起了眉頭,因為鏡子里的沁雅明明在做如此下流的事,可是卻給人一種無的誘惑與天真的感覺.

"吃下去……"

沉沉的命令著沁雅,忍不住將手伸到沁雅的頭上,輕輕一按,沁雅的唇頓時被撐大,因為巨大猛的塞滿了自己的口,弄得沁雅差點吐了起來.

冷逸麟額角的青筋頓時劇烈的跳躍了起來,長指傳來咔咔的聲響,真想一巴掌把沈沁雅拍飛,可是為了重嘗剛才那銷,魂的滋味,唯有忍了.

"恩~~"

冷逸麟發出舒服的聲音,正准備讓沁雅像剛才含在嘴里一樣深入時,肚子上突然間傳來一重的感覺,冷逸麟垂眸一望,頓時怒到了極點.

--沈沁雅竟然伏在他的肚皮上睡著了.

而且臉蛋還緊貼著他那不滿的兄弟,鼻息間淡淡的火熱息不斷的撲向它,那被羽毛輕拂過的感覺不斷的襲來,可是卻又極度的滿足不了他.

煩燥的伸手推了推沁雅,可是沁雅卻只是一個翻身,便睡著了.

"沈沁雅,你可以再無恥一點嗎?"

終于忍不住憤怒的冷逸麟蹭的坐了起來,一把捏住沁雅的鼻子,可是純然已經睡著的沁雅除了拼命的掙紮幾下,把冷逸麟的手當蚊子重重的拍了幾下後,翻身背對著冷逸麟又睡了.

邪俊的男子此刻怒暴到了極點,想他從來都沒有禁過欲的男人,每天床上都會被送上五個處女的男人,今天竟然……倍受如此的冷落,可是卻沒有地方發泄.

猛的一把撕掉了沁雅身上的衣服,冷逸麟低頭狂吻了起來.

----------

五分鍾後,

沁雅痛苦的尖叫了起來,一腳踢在了冷逸麟的肚子上,抓起衛生巾就朝浴室奔去,再出來的時候,憤怒得臉蛋像著火了一樣.

反而讓人看著又誘惑,又可愛.

沁雅無助的瞪向冷逸麟,可是自己的衣服又被他撕掉了,不是這里露就是那里露,驚得沁雅像表演一樣,遮了這里遮不住那里.

"哼……你就是再遮也沒有用,你的全身上下,包括那兩顆栗子,也已經被我吃過了."

冷逸麟完這句話便不再理會沁雅,翻身就躺在床上舒服的睡了起來……再也不管臉色難看到了極點的沁雅,沁雅低頭望了望自己破爛的衣服,現在想沖出去,可是不可能.

爬上他的床,和他睡在一起,哼,更不可能.

那麼大的一條色狼,那麼無恥的一個流氓,哼……跟他睡在一起……

沁雅一邊仰頭,雙手環胸,怒怒的想著……可是腳卻有些遲疑不步的往前走著,老實……冷逸麟的這張大床,真的好舒服哦,柔軟但卻不但壓陷,而且還會按摩,還會變幻角度與形狀,還會……

真的很舒服哦!

反正床那麼大……一人睡一邊嘛,就算是橫著睡,也不會碰到的,只要悄悄的睡上去就好啦,明天去問問賽亞和oo有沒有地方睡,就可以啦.

--恩,這是個好辦法.

想到這里,沁雅抿著唇笑了笑,將自己可恥的想法壓在心底,也就不去計較已經被撕爛的衣服,高興的飛快爬上了大床.

"唰……"

正在沁雅剛剛把衣服脫了,光裸著上身鑽進薄被子里的時候,那邊的男人突然間一個翻身,身上的薄被頓時脫落,腹下那高高的某物便毫不意外的挺在了那里.

"臭流氓……"

沁雅裹著被子悄悄的喃了一句,憤怒的轉身立即閉上眼睛睡去,眼不見心不煩……

--冷逸麟那彎長的睫毛顫抖了一下,璨星般的眸子倏地打開,如同天地初開一般神秘,轉頭靜靜的望著轉身的沁雅.

冷逸麟覺得自己是不是太善良了.

一個月沒有殺人,手生疏了還是怎麼的,這樣一個王八蛋,早就應該送去把肉一塊一塊割掉,然後喂給史泰龍吃.

憤怒得一把掀開被子,旋風般就卷進了沁雅的被子里.

"大叔……你到底在干什麼……"

沁雅像受驚的動物猛的跳了起來,可是還沒有從被子里翻出來就被冷逸麟一把按住,摟進了自己的懷里,幾乎是用強迫的態度將沁雅背對著自己,然後某物也鑽進了沁雅的腿間.

沁雅夾著那火熱的某物,一下子嚇得動都不敢動了.

"乖乖的睡覺,否則……你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的."

炙熱的氣息帶著曖昧的話語響起時,沁雅一個寒顫,顧不得那腿間還有什麼東西,立即閉上了自己的眼睛,一動不動的睡了起來.

十分鍾後,

床上傳來沁雅均勻的呼吸,冷逸麟唇角微微一抿,重新躺好,讓她夾緊自己,同時伸出魔爪握著沁雅的栗子,緩緩的閉上了雙眸.

-----------------【求月票】--------------

沁雅自己是怎麼睡著的,沁雅不記得了,只知道醒過來的時候,床上已經沒有了大叔的身影,而且床頭上整齊的擺放著一套天藍色的時尚公主裝.

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是早上十點,沁雅慌忙爬了起來,清洗完畢後便快步的下樓.

"媽??"

剛走下樓梯沁雅便驚訝的發現自己的媽媽竟然在客廳里,不過,她似乎在做傭人做的事呢,韓玉淑聽到沁雅的聲音,轉頭一望時,頓時眸底露出某種深沉的緒,沁雅呆在城堡似乎越來越漂亮了,而且她的著裝竟然是如此的名貴,看起來,她就像是一位富家的美麗姐.

"媽,你怎麼在這里,你是來找我的嗎?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離開這里?"

沁雅依然不忘要離開城堡的願望,上前抓住韓玉淑的手憔急的問著,大叔每天都變著戲法的欺負自己,弄得自己痛得不行,只有離開了,才可以逃離大叔呢.

韓玉淑見沁雅雖然氣色不是很好,但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清新的氣息,左右看了一下,一把抓住沁雅的手,拉到一邊冷聲問道.

"這衣服是誰買給你的."

"我不知道啊,我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有一套衣服在床邊上,所以我就穿了."

沁雅低頭望著這身漂亮的短裙,剛才照鏡子的時候,她以為那不是自己,自己怎麼可能會像電視里的漂亮女生一樣那樣美麗嘛.

韓玉淑對沁雅的回答明顯不滿意,抬手狠狠的在沁雅的胳膊上捏了一下,痛得沁雅眼淚都溢了出來,正在韓玉淑要罵沁雅的時候,客廳里出現一抹高大英俊的身影.

--韓玉淑剛才那狠戾的神立即不見,換上的是溫柔而又漂亮的笑容.

沁雅正高興媽媽突然間對自己轉變態度,想要解釋衣服真的不知道是從哪里來的時候,韓玉淑越過她,朝那抹身影走去.

"逸……你過……我一個星期可以有兩天呆在你身邊的."

"恩……"

冷逸麟看都不看韓玉淑一眼,高昂的身形窩進沙發,傭人立即將當天的各國動亂消息……以及某些國家開戰的新聞遞了上去,冷逸麟一邊品著酒一邊低頭看了起來.

優雅而又霸氣的模樣讓韓玉淑的眼睛里竄出無數的色心心,沁雅有些失望的望著媽媽,心頭一陣失落.

原來媽媽的視線始終都是在大叔的身上,可是大叔……真的還會回心轉意嗎?

"過來……"

冷逸麟沉朗的聲音響起時,客廳里一株蘭花正好綻放出美麗的花朵,淡淡的清香頓時隨著他好聽的聲音擴散了起來.

韓玉淑原本因為冷逸麟沒有理自己而失落,此刻聽到他的聲音頓時臉上一喜,立即扭著俏臀朝他走去.

"沈沁雅,聽不到我話嗎?"

"嘎……"

幾乎在同一時間,韓玉淑刹車,神刹那間鐵青了起來,憤怒的瞪向沁雅,沁雅一臉的無辜,可是又不敢不上前,只得緩緩的邁著步伐朝冷逸麟走去.

才走到他的身旁就被他拉著跌進了沙發里,冷逸麟一手抱著她,一邊低頭看新聞……

"昨天晚上睡得不好?恩?"

那一聲帶著魅惑尾音的恩~~讓韓玉淑酥了骨頭,可是當她意識到這溫柔不是對自己的時候,她簡直嫉妒到了極點.

沁雅仰頭委屈的望著冷逸麟,心想,大叔怎麼在媽媽面前示這種好啊,他是媽媽的初戀人,可是卻抱著自己……這……能不能是亂……倫啊……

下意識的掙紮了一下,冷逸麟卻只是看了沁雅一眼,在別人看來這一眼是寵愛的一眼,可是沁雅卻知道,那是警告.

--生生的顫抖了一下,沁雅硬是擠出一個笑臉……

"我睡得很好,謝謝大……冷先生……"

冷逸麟這才滿意的眨了眨眼睛,繼續看新聞,韓玉淑有些難以接受的望著這一幕,按道理,坐在逸身邊的該是自己,而不是自己的女兒啊.

--難道是沁雅勾引了逸嗎?

的年紀就開始學會勾引男人了?而且是勾引自己的男人!qhb4.

狂怒在韓玉淑的心中不斷的翻湧了起來,微眯眸間眼角向上挑了起來,那是韓玉淑想要……算計別人的習慣動作.

只是她從來沒有意識到,那個是她的女兒.

"冷先生……博斗場已經准備好了,請問冷先生什麼時候過去."

一名身著筆挺黑色西裝的屬下恭敬的站在冷逸麟的五米之外,腰間隱隱的看到別著魔集團最新研制出來的銀色槍.

槍身雖,但卻快,准,狠.

而且槍還有一個新的功能,就那就是追蹤……當槍對准了一個人確定後,子彈就會跟著對方跑,直到把對方射死為止.

而且它的子彈比普通的子彈要五倍,但射擊力與殺傷力提升了四倍.

所以,這款槍目前是黑道與基地組織都瘋狂想要買的槍支之一,但是……這種槍的價格非常的昂貴,而且並不是每一個人都有資格擁有它,到目前為止,除了魔集團的高級人員每人有一把外,市面上再沒有人擁有.

"准備車子,馬上過去."

完冷逸麟伸手牽起了沁雅,拉著她便大步的朝廳門口走去,沁雅轉頭有些驚慌的望著韓玉淑,卻在對上她含恨的眸光時猛的一顫,下意識的想要抽出自己的手,可是冷逸麟卻像沒有感覺到似的,緊捏著她的手大步流星的往外走.

"逸……"

韓玉淑不死心的上前追著冷逸麟的身影,冷逸麟似乎這才想起她的存在一般,對傭人冷聲道.

"送她一起去博斗場."

"是,冷先生!"

傭人恭敬的低頭應了聲,隨即冷逸麟與沁雅的身影便消失在客廳,韓玉淑憤憤的望著他們離開的身影,傭人冷臉走到她的身旁.

"要走就快點,如果你不想因為遲到而被冷先生扔到猛獸群里的話."

聽到這句話,韓玉淑一個寒顫,昨天心不好,一個石頭丟在了正在散步的老虎身上,誰知道惹怒了那老虎,瘋狂的就朝她撲了過去,要不是史泰龍出現得及時,估計老虎已經把她給吃了.

現在想起來,她還後怕得很.

第一次,韓玉淑覺得,史泰龍還是有一點用處的.

而且它是那麼高大有型的一只藏獒,也是世界上唯一一只體型這麼大的凶猛獸,它的出現,百獸都害怕.

特別是它在發,的時候,根本不比一個男人差,甚至更強.

想到這里,韓玉淑的心神頓時蕩漾了起來,什麼時候史泰龍不再,而是冷逸麟與自己在一張床上翻滾,那該多完美啊.

沁雅並沒有和冷逸麟坐同一輛車,而是跟在冷逸麟的豪華車子後面,一台比較巧又漂亮的保時捷.

當車子徐徐的駛進博斗場的時候,沁雅頓時驚得不出話來.

這個博斗場竟然和她讀書學校里的操場一樣很大很大,甚至比操場還要大……各種各樣的博斗場所都已經劃分了出來.

諾大的場景並沒有多少人,每一只餓得快要瘋掉的野獸都在籠子里嚎叫了起來,而且用頭不斷的撞擊著鐵籠,企圖奔出去.

這些都是幾天前從原始森林里捕捉回來的猛獸,完全沒有經過訓化的,這樣的野獸保持著最原始的殘忍與凶猛.

--這是每一次重大任務時,魔集團成員的必修課程.

如果不幸死在猛獸的嘴下,那麼……任務也就完成了……連猛獸都抗擊不了,有什麼資格呆在魔集團.

體形龐大的虎,身形靈敏的豹,張開了血盆大口的獅,還有輕輕一腳就能把人踩扁的象……

四種不同的猛獸,給人以不同的視覺沖擊感,當他們全部入場的時候,籠子里的野獸頓時瘋狂的吼叫了起來,不斷的撞擊著鐵籠,聲音似雷一般,恐怖至極.

--沁雅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場面,轉頭望向冷逸麟時,臉色一片煞白,身子也隱隱的有些哆嗦.

"冷先生,您請!"

保鏢恭敬的做了一個請的姿勢,冷逸麟便大步的朝主位走去,猶于那傲視整個世界的霸主一般,氣質囂張而狂狷.

金色的陽光照射下,他魁梧的身形竟然是那樣的光芒四射.

"沈姐,您的位子在那里."

正在沁雅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保鏢同時也指了指冷逸麟身下的坐位,沁雅急忙一路跑的奔了過去,急忙窩進椅子里,扶著椅子深深的呼吸起來.

背脊一陣一陣的涼意,眼神飄過那些狂得似乎馬上就要從鐵籠子里沖出來的猛獸時,沁雅的眼神也溢了恐懼的光芒.

差不多五分鍾的時間,清一色的黑色豪華車駛進了搏斗場,那浩蕩的場面,不亞于國家領導人巡視的時候.

壯觀而激烈.

車門同時打開,也幾乎在同一時間,車子里的人同時走了直來,陽光照耀下,那清一色的年輕男子個個朝氣蓬勃,個個都魁梧冷戾.

他們迅速的跨開大步,一起走到冷逸麟的身前,低頭交叉雙手朗聲道.

"冷先生!"

"恩……"

氣氛刹那間緊張而又嚴肅了起來,冷逸麟只是冷冷的應了一聲,揮手間屬下們便全部回到了各自的坐位.

--筆挺的黑色西裝,昂貴的太陽鏡,魁梧的身材,神秘的背景……

每一樣都把此刻的場景襯托得神秘萬分,緊張萬分……沁雅緊張得連手心都冒起汗來,雖然不知道他們確切的要干什麼.

但既然是博斗場,就一定是搏斗.

--難道是與那些猛獸搏斗嗎?

沁雅突然間瞪大眼睛,掃過這些威坐的帥哥們,心里猛的突跳了起來,不是吧?

正在她胡思亂想的時候,洛炎與洛安的身影也出現了,沁雅想要和他們打聲招呼,問他們到底是干什麼的時候,洛炎突然間對沁雅使了一個眼色,沁雅立即住嘴,坐好,強忍著心間的不安不再話.

"吼~~~~"

"砰~~~"

饑餓到了極點的猛獸們聞到了人的氣息,頓時一只比一只激動起來,瘋狂的撞擊著鐵籠的柱子,一時間,那牢固的鐵寵都有些搖搖欲墜起來.

似乎馬上就要被沖破一般!

搏斗場的空氣立即沉重了起來,諾大的危險空間里,沁雅發現,竟然只有自己一個女生.

強烈的不安與恐懼讓沁雅的臉色漸漸的變得慘白,冷逸麟微斜著身形,慵懶而又邪魅的靠在沙發椅上,眯著危險的雙眸直視著前方,令人有些捉摸不透,不過有意無意的,他似乎看了沁雅一眼.

--裝著猛的籠子被車子運送到了場中央,越來越多的人氣息,讓野獸們更加的狂燥了起來.

豹子甚至開始咬籠柱.

一名留著長發卻讓人不敢靠近的魁梧男子,快步走到冷逸麟的面前,低頭問道.

"冷先生,現在開始嗎?"

冷逸麟似乎轉頭朝入口處看了一眼,面無表的冷聲道.

"再等等!"

話音剛落,入口處便駛進來一輛色的跑車,一看就知道是市面上剛剛才上市不久的豪華跑車.

沁雅轉頭望去,卻看到那色車子並沒有駛向停車的位置,而是直接朝她們這邊開過來,直到不遠處後,車子才緩緩的停了下來,車門被保鏢打開的時候,沁雅便驚訝的看到了……

--不震驚那是假的.

來人一襲色的露背長裙,長發微微卷起,畫著精致的淑女裝,被傭人扶著緩緩朝這邊走過來的時候,是那樣的美麗.

晚晴也看到了沁雅,甜美的溫柔一笑,然後從沁雅的身旁路過,徑直朝冷逸麟走去.

沁雅看到了冷逸麟眸子里的溫柔,而且也看到了他起身走下台階,牽著晚晴一起朝台上走去,那絕美的一對身影讓沁雅的眼神有些晃了晃.

他們,真的很配吧!

大叔英氣逼人,晚晴鳥依人,而且男俊女美,郎財女貌,真的是天作之合呢.

抿了抿唇,沁雅將心頭的那種微微的不快感壓下,告訴自己不能這樣,那原本就是屬于晚晴的幸福,不可以這樣.

隨即沁雅長長的籲了一口氣,唇角溢出輕松的笑意.

晚晴就坐在冷逸麟的身旁,而且相依相偎,那樣的感覺非常的完美,也非常的和諧……

晚晴的心似乎非常的好,親昵的挽著冷逸麟的胳膊,腦袋靠在他的胳膊上,似乎和他在耳語著什麼.

冷逸麟難得的溫柔與耐性起來,並且在晚晴的耳邊著話,逗得晚晴捂唇咯咯的甜美笑了起來.

"冷先生,是否開始."

屬下瀟灑的走到冷逸麟的面前,朗聲問著,而冷逸麟則轉頭溫柔的看了晚晴一眼,伸手拍了拍挽在自己胳膊上的那只手,然後點頭冷聲道.

"開始吧!"

場景立即轉換,氣氛迅速沉重,此刻的場中,除了野獸的怒吼幾乎聽不到任何的聲音.

晚晴轉頭看著坐在台下的沁雅,剛好沁雅也抬頭看到了抬上的她,心里微微一驚,沁雅彎了彎眼睛,笑得像月芽兒了一樣,算是和晚晴打了招呼.

晚晴也對著沁雅溫柔一笑,然後便將唇湊到冷逸麟的耳邊些什麼,冷逸麟伸手握住了晚晴的手,似乎不准許,可是晚晴卻嘟起了可愛的唇,冷逸麟眸中寵溺閃過,沒有了辦法,只得點頭.

--晚晴高興的在冷逸麟的臉龐上親了親,起身便緩緩的朝台上走來,沁雅發現,她朝著自己走了過來.

心里莫名的咯噔一下,似乎有什麼事要發生一般,沁雅的額頭痛了一下.

見晚晴那柔弱的身形似乎在風中都能倒下去一樣,沁雅急忙站了起來伸手扶住了晚晴,晚晴開心的和沁雅手拉著手,坐到了一起.

"晚晴,你怎麼下來了?"

沁雅笑得很開朗,將心掩飾得非常好,喜歡出海的胖哥過,人要深藏不露,才能不被對方發現自己的緒.

"我下來陪你坐啊,你一個人坐在這里,一定害怕的."

晚晴笑得非常燦爛,一臉的幸福模樣,話的時候,眼神還不望往台上望去,溫柔的像要溢出水來.

台上的冷逸麟渾身都散發著一種邪魅的氣息,特別是他那微微斜靠在沙發椅上,手撐著額頭的慵懶模樣,簡直令人尖叫.

沁雅望著癡癡的晚晴,心間微微一澀,笑了笑低頭道.

"我沒事的,你還是上去陪大叔一起坐吧,你們坐在一起的樣子,真的好看極了."

"是嗎?"

晚晴興奮的瞪大眼睛,望著沁雅,隨後又握緊沁雅的手,笑著輕聲問道.

"你覺得我真的配得上逸嗎?"

"當然啊,你們是絕配."

話音剛落,槍聲沖破云霄,震動了整個搏斗場,沁雅和晚晴同時轉頭朝場中望去,卻見到籠子里的大象竟然被放了出來.

"咚咚咚……"

那重重的踏步的聲音像地震一樣傳來,沁雅這才發現,這頭大象竟然是如此的龐大,每走一步,搏斗場似乎都要震裂了開來.

若不是坐位的前面,圍了堅固得刀槍不入的欄杆,沁雅真的會直接暈過去的.

因為,

那頭大象在出來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場中央有一個人……

大象原本是草食動物,可是在環境影響下,已經餓到快要死亡的況下,他們和人一樣會隨著環境變化而變化.

此刻它已經沒有了任何的選擇,所以毫不猶豫的朝那場中人踏去.

"洛炎哥哥……"

當沁雅發現場中央那沒有做任何安全設備的年輕男子是洛炎時,驚得沁雅忍不住呼喊了起來,差點就站起來沖下去.

此刻的洛炎臉上依然有著他的招牌笑意,一身簡單的勁裝,便于舒展手腳,手與腳上綁置著各種搏斗的武器.

他靜靜的站在場中央,冷靜的望著那朝自己奔過來的大象.

龐然大物的前奔,卷起了重重的塵土,令場上的氣氛又猛的危險了幾分,如同真的上了戰場一般,每個人的拳頭都捏緊了起來.

--唯獨如上那王者般的俊美男子,邪魅的臉龐上竟然呈現出似笑非笑的神.

晚晴感覺到自己的手猛的一緊,轉頭朝沁雅望去,見沁雅美麗的大眼睛里滿是擔心,一臉緊張的望著場中央的洛炎.

"沁雅,你喜歡洛炎嗎?"

晚晴反握了一下沁雅的手,這時候,場中的洛炎已經旋轉著靈巧的身形與大象博斗了起來,大象的長鼻狠狠往洛炎身上一掃時,若不是洛炎躲得快,恐怕洛炎的腰就會被直接砍成兩段.

沁雅嚇得臉色煞白,聽到晚晴的話,下意識的回答道.

"我和洛炎哥哥是很好的朋友呢."

"恩……"

晚晴笑著點頭,眸光也落在了場中央,此刻的大象似乎徹底被惹怒,再加上這幾只巨物被注射過狂燥藥劑,就是他們想冷靜,恐怕也沒有可能了.

像是瘋了一樣拼命的追著洛炎,企圖狠狠一腳將洛炎踩個粉碎.

"嗷嗷嗷嗷……"

大像長鼻往天上一伸,發出震天地的吼叫,隨即重重的一腳跺在地上,震得它面前的洛炎突然間一個踉蹌往前撲去,與此同時,突然間從地板上伸出一個什麼東西拌倒了洛炎,洛炎便往前一撲摔倒在地.

瘋狂的大象見狀,立即撒開柱子一般的大腿朝洛炎撲了過去,前腿高高舉起……朝前狠撲……

洛炎來不及起身,卻在抬頭的時候,眸子里驚恐一現,瞳孔迅速放大……場中冷氣不斷的抽了起來,因為……大象那圓盤般的象腳已經近在眼前……

"啊……"

沁雅擔心得快要哭了出來,驚呼聲中,沁雅的身子拼命的朝前傾著,可是卻用雙手捂住了臉蛋,根本不敢再看下去.

心狂烈的跳了起來,要沖出自己的喉嚨.

"哎呀……"

晚晴突然間一聲顫抖的驚呼將不敢看的沁雅嚇得整個身體都虛弱了起來,急忙睜開眼睛朝場中央看去……

--可是卻沒有了洛炎的身影.

洛炎呢?

沁雅的心肝開始碎裂,站了起來拼命的尋找他的身影,眼淚就快要掉下來了,她不明白,為什麼還要有這樣殘忍的博斗,更加不明白,台上的大叔,為什麼一幅享受的變態模樣.

如果洛炎死了,沁雅覺得自己一定會傷心很久很久……洛炎哥哥……你到底在哪……你千萬不要有事……洛炎哥哥……

"難道洛炎被大象踩死了嗎?"

晚晴擔憂的話輕輕的沁雅的耳邊響起,沁雅猛的轉頭無助的看著晚晴,淚水大滴大滴的墜了下來……

她剛才看過博斗的單子了,除了洛炎,洛安也要博斗……而最後一個上場的……是大叔……

——冷逸麟的臉龐閃入腦海的時候,沁雅的心刹那間刺痛了起來,那幅有人倒在血泊里的畫面又湧了出來.

親親們,章節被退,是太過火了,沒有辦法,改了又改,精彩的場面,親們看不到了,嗚嗚……】

免費贈送800字,謝謝親們的支持】

上篇:第七十九章:吻住他的唇    下篇:第八十一章:與獸同眠
 

2009-2013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