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動漫日輕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時光穿越 法醫嫡女禦夫記 068,看殺衛玠,嘗她味道(必看) 
  
068,看殺衛玠,嘗她味道(必看)

"哦,到了呀!"崔老祖宗聞睜開眼來,目光看著她時有一瞬間的茫然,隨後又很快又恢複如常.

平西王府守門的門子們早就大開了左邊的側門,站在馬車外對崔老祖宗請過安後,然後迎著她們的馬車進門.

也許有人要問為何進的是側門,其實,這時代,王公勳貴之家的正門很少開啟的,能走正門的一般都是地位特殊的人,平常的親戚來往多半開的是側門.

崔老祖宗雖然也是朝廷的一品誥命,但還是沒有資格走正門的,更別竇子涵這種身份了.

這等人家的左側的側門一般都是女客行走的,右側的側門是男客進入的,從左右上就可以看出男女的尊卑來,與現代人不同,古人一般以右為尊,右丞相一定比左丞相的職位要高一些,右邊的座位要比左邊的座位尊貴一些.

這種風俗沿襲下來,最明顯的體現就是對聯了,右邊貼的是上聯,左邊是下聯.有些古代的字畫,也是從右邊開始讀的.

各個世家王府的側門也很寬敞,一輛馬車通行那是綽綽有余,自然也不會寒酸,門廊兩邊裝飾的也很華麗,不知是用什麼白玉砌成的.

當然,這些其實並不是竇子涵關心的問題,平西王府再好,也不是她的家,更何況,她與這平西王府並無什麼大的利益關系和矛盾沖突,與自己關系不大的地方,自然不用浪費她太多的心力.

所以,此刻她們所坐的馬車駛進平西王府時,她此刻的心境很平靜,很坦然.倒是崔老祖宗現在看起來,反而有一種微微的不安.

崔老祖宗為何不安呢?也許與當年那件讓姐妹兩人失和的事有關吧!也許,還有其他一些竇子涵並不知曉的原因.

馬車進了側門,一直向前,平西王府的格局和崔家的格局還是有些區別的,崔家的門進入之後,開始一直是筆直的,直到走到照壁前菜轉彎,可平西王府的不同,馬車只稍微向前走了片刻,就有一個照壁擋住了路,在那個照壁那里,是專門提供給外客停放馬車的地方.

這個地方,早就侯了一大群內院管事丫鬟,嬤嬤婆子等,這些人先是在馬車外向崔老祖宗請安,然後等崔老祖宗和竇子涵下了馬車之後,又扶她們一一上了坐轎.

因為是夏日,坐轎除了有一個頂子遮擋陽光之外,四周都是輕紗,倒是讓竇子涵可以很好地觀察平西王府的景致.

平西王府和崔府雖然布局有些不一樣,但這時代的貴族之家的一些基本庭院格局還是差不多的,基本上都是長廊,回廊,橋,假山,等等.

結果粗壯的婆子一路抬著她們到了內院,又繼續向前走,經過兩個回廊之後,她們猜到了目的地——平西老王妃的院子里.

這一路遇到的王府的丫鬟婆子媳婦們都不多了,坐轎進了平西老王妃的院子門口時,早就有守門的婆子去傳話了.

進了院子後,院子里也站了幾個丫鬟仆婦,有兩個中年媳婦扶崔老祖宗從坐轎上下來.

竇子涵這邊,則是兩個年輕的丫鬟來攙扶.

她們祖孫兩剛下了坐轎,就從對面的正房走出了一個貌美如花的美婦,這美婦臉上帶笑,迎了上來,這美婦不是別人,正是平西王妃.

平西王妃看起來也就三十來歲的樣子,身材微豐,觀之顯得可親,她的美貌沒有給人盛氣凌人的感覺.

竇子涵初看,覺得她有些面熟,後來仔細一想,終于恍然,原來這平西王王妃生的倒是跟八七版《樓夢》中的薛寶釵的扮演者有些像,那經典的形象畢竟深入人心,難怪她會產生那種感覺,只是平西王妃的年齡要年長一些,臉上更多一些成熟的風韻,眉眼間更顯得端正華貴罷了.

有了這個認知,竇子涵就不由自主地多看了這位平西王妃一眼,心中還想,不知這平西王妃的性子是怎樣的?是不是也是薛寶釵那種性子.

"老祖宗的身子不太好,就派我來迎接姨媽了,要是姨媽您再遲來一會,我就准備派個人親自到外院查探了."平西王妃迎上前來,笑道.

崔老祖宗忙示意竇子涵和自己一起給平西王妃見禮.

平西王妃卻先一步阻止了,又道;"姨媽,都是自家親戚,不必多禮."

"子涵,快見過王妃."崔老祖宗在一邊道.

"民女子涵見過王妃."竇子涵聞,臉上適當地顯露了幾分恭敬,款款地向平西王王妃見禮.

崔老祖宗是長輩,可以不行禮,可她是晚輩,如果不行禮的話,不定馬上就被看做不懂規矩.行完禮後,早有平西王妃身邊的一個丫鬟扶起了她.

平西王妃這時的注意力已經轉移到了竇子涵身上,臉上雖然還帶著笑意,可一雙眼睛卻還是仔細地打量著她,打量過一番之後,竟然伸手拉起她的手向一側的崔老祖宗道:"姨媽,這位可是三表妹家的姑娘,果真有老祖宗和姨媽生的很是相像."

"連王妃也這麼,看來,子涵這丫頭是真的生的像我這個外祖母了."崔老祖宗在一邊微笑道.

當下幾人又相互寒暄了幾句,一起走進了老王妃的房中.

平西老王妃比崔老祖宗兩歲,今年也不過五十三四,身穿很華貴的紫色緞服,上面繡著很華麗很繁複的花紋.

問題是這件衣服如果穿在別人身上,恐怕效果都要比平西老王妃好一些.為什麼這麼呢?因為平西老王妃的身體不好,這是竇子涵走進房中還不曾看清老王妃面容時的第一個想法,因為這房中隱隱浮散著一股藥味.

等再次看清了老王妃的臉時,她心中的這個感覺就愈發的強烈,老王妃是崔老祖宗的妹妹,年齡應該比崔老祖宗,按照一般的常理來,她應該比崔老祖宗看著年輕一些.

可她看到的呢,卻是老王妃的精神狀態比崔老祖宗還虛弱,她整個人很瘦,不是一般的瘦,而是瘦的離譜.

這時代的女子,尤其貴婦人,還不像後世一樣,提倡減肥.所以,平西老王妃瘦成這樣,絕對與減肥節食無關.

平西老王妃身為王爺的娘親,絕不會是因為營養不良瘦成這樣吧,那是因為什麼?身體有病?

一時之間,竇子涵的心中轉過許多的念頭.

看得出來,不但她對老王妃的身體狀況感到驚訝,就連崔老祖宗自己面上也難掩愕然,這就明,平西老王妃從前絕不是這麼瘦的一個人.

"妹妹,你怎病成這樣了?"崔老祖宗愣神了片刻,都忘記見禮了,脫口而出之後,菜若有所悟,准備見禮.

崔老祖宗心中的感覺十分複雜,與自家妹妹這十來年沒見,就算是逢年過節在宮中見了,兩人也只是遠遠地互望一眼,可今天一看,妹妹的身體實在是太差了,瘦的讓人看了有點害怕了,怎麼會瘦成這樣,難道是平西王夫婦對自家妹妹不好,當下,她就轉了目光看向平西王妃.

"大姐,那些虛禮都不要講究了,也不關輩們的事,是我這身子越來越不好了."平西老王妃歎息般地道.

聽到一聲大姐,這個稱呼她多少年沒有聽到了,一時之間,崔老祖宗心中也有了悔意,當年的事,自家妹妹遷怒于自己,可自己也是個硬脾氣,這些年來,也不願拉下臉面前來探望妹妹,這次相見時,已經是這等模樣.

哎!她也知道妹妹這次之所以下帖子給自己,無非是因為聽到了子涵這丫頭的事,想看看這丫頭.

可如果沒有找到子涵這丫頭的話,那她們姐妹兩是不是還要繼續這樣僵持下去?

"太醫怎麼?"只要能讓嫡親的妹妹身子好一些,需要她做什麼,她都願意去做.

"姐姐能來,妹妹我這病就好多了."老王妃的神也顯得有些激動,示意崔老祖宗和竇子涵過去.

平西王王妃見狀,識趣地退後了一步,讓出地方來,早有房中的丫鬟們奉上茶來.

"這個就是三丫頭的女兒?"當崔老祖宗坐在老王妃的右側,竇子涵站在崔老祖宗的下側時,老王妃的目光投到了竇子涵的身上.

竇子涵不知是不是自己的錯覺,老王妃那瘦的出奇的臉面對她時,目光顯得慈愛多了,甚至還有一種莫名的東西在流動,完全不像崔老祖宗第一次見她時,目光中帶有的那份審視.

"是呀,是三丫頭的,閨名叫做子涵."崔老祖宗在旁邊笑道.

"丫頭,過來,讓我仔細瞧瞧這模樣."平西老王妃對她招手.

竇子涵先是看了崔老祖宗一眼,得到暗示,這才走到了老王妃的面前.

走到平西老王妃的面前站定,對方就開始盯著她的臉不放,初開始,竇子涵還很淡定.

可這老王妃看的竟然沒完沒了了,竇子涵都覺得至少有五分鍾的時間了,實在是看得時間太長了,她臉上有什麼髒東西碼?還是有那個地方有什麼她不知道的胎記?

可竇子涵很清楚的知道,絕對不會是因為這些原因,那麼,平西老王妃為何這樣看著她,要不是這眼光中並無惡意,她都以為對方是在把她當做罪犯審視了.

"這孩子果然跟她娘長的有幾分相似."片刻後,老王妃才冒出這麼一句.

竇子涵聞,覺得頭頂有一大群烏鴉飛過,原主跟她娘生的像那是公認的,老王妃犯不著如此感慨吧!

"是呀,是生的像她娘,只可惜三丫頭已經去了有幾年了,都是我當年疏忽了三丫頭,哎!"崔老祖宗神很傷感,竟然流淚了,但又很快用手中的帕子拭了拭眼角.

"這也不能怪你,三丫頭還是太不懂事了些."老王妃反而勸解道,可語調中,同樣的傷感.

竇子涵知道,她們口中的三丫頭不是別人,正是這身子的娘親,那位被活活餓死在竇府假山中的女尸.

她離開竇府時,不好處置那具女尸,如果竇大貴這個凶殘免費爹也不再理會那具尸首,等有一日,她有了與竇大貴抗衡的能力之後,一定重回竇府,將那具尸首收斂,也算是為原主做件事吧.

更何況,她總感覺當年那件私奔的事不太單純,夢中的那個形,竇大貴到底向這原主的娘索要什麼東西呢?會不會是自己所戴的這枚玉佩呢?

因為除了這東西,在原身的記憶中,她實在想不出其他的東西了?更何況,這玉佩還被那樣一個婆子保存著.

想到這里,她不得不贊歎古人仆從對自家主子的忠心,那婆子都被害的又聾又啞了,但還是將這個玉佩保存著,最後送到了她的手中.

那個婆子想方設法將那玉佩帶給自己,不會不知道這玉佩的重要性,可她從來都沒想過獨自占有,許多古人還是很注重信義的.

老王妃的房中除了平西王妃之外,還有其他王府的下人們,她們都有些驚奇地不動聲色地打量著竇子涵.

老王妃看起來很喜歡這位第一次見面的表姑娘,些老人們則是覺得,這位表姑娘的確長的跟老王妃年輕時很像.

實話呢,竇子涵如果長的和她的娘親,也就是崔家的三姑奶奶有四分像,跟平西老王妃年輕時長的就有六七分像.

平西王府的主子並不多,老王爺已經去世十多年了,王府的正經主子就是老王妃,王爺夫妻倆.

平西王爺有自己的公事,除了請安之外,一般不會在內院來,平西王妃是崔三夫人的堂姐,本就長的美麗,現在主持著王府的中饋.

兩人年輕時都是相貌出色之人,是全京城公認的一對璧人,這夫妻兩人的感還不錯.

王爺夫妻有一對兒女,兒子,就是平西王世子,比竇子涵大上兩歲多,今年十八歲了,女兒就是郡主,今年十三歲,雖然年紀,也是個美人胚子.

平西王世子自從十四歲後,也在軍中掛了一個閑職,平日里也多半不在家,至于郡主嗎?前幾日感染了風寒,現在還沒有好利索,自然還在房中養病,就沒有出來見客了

剩下的還有王爺的一些侍妾們,姨娘們,還有一些庶出的子女,沒有老王妃和王妃的允許,他們自然是沒有資格來見外客的!

在這里,簡單介紹一下崔老祖宗與平西老王妃她們的娘家,岳家雖然在京城名聲不顯,可在江南卻是有名的儒商.族人眾多,崔老祖宗的父親也是岳家的嫡系,一路傳承下來,也掙了一份家業,可到了崔老祖宗她們姐妹時,岳家的大夫人也只生了這一對姐妹花,兩姐妹出嫁時,岳老爺將大半的家財都給兩個女兒做了陪嫁,只剩下一部分留給了庶子.

庶子自然心中不滿,對兩個姐姐的感也不深,後來崔老祖宗姐妹兩就與娘家人逐漸疏遠了.這都是後話,就先這麼一點.

崔老祖宗姐妹兩了一會話,平西王妃也在一旁打趣,竇子涵也不多話,幾位長輩提到她時,她才會簡單地兩句,不提她時,她就安靜地當壁花.

過了一會,平西王妃知道崔老祖宗和老王妃這麼多年沒見了,見面一定有許多私房話要,她就找了個借口,先帶著自己的人離去了.

等房內只剩下老王妃身邊侍候的人時,老王妃示意她們退下去,

房內的下人們聞一一告退,最後房內只余下崔老祖宗,竇子涵和平西老王妃,以及平西老王妃身邊的一位老嬤嬤.

這次,老王妃干脆讓竇子涵坐到她的身邊來,又仔細地問了她許多事,尤其是在竇家的事,問的比當初崔老祖宗問的還詳細,包括竇大貴這個凶殘爹.

竇子涵心道,竇家的事講的再多又有何意義,原主都死了,當下也只是不真不假地回了一些.

在整個過程中,竇子涵發現這對姐妹兩偶爾交換一個眼色,聽到竇大貴要將她嫁給知府老色鬼時,平西老王妃怒氣勃發地當場就罵出聲來,還要不是這竇大貴是她爹,一定要把對方千刀萬剮,提到原主的娘親時,兩人都很傷痛,但在個別話題上,兩人之間似乎又有某種默契.

估計有些事也不方便讓她知道.到了這個時候,竇子涵還是沒搞清楚這一對姐妹當年為何交惡,如今又為何這麼自然地和好,一點也看不出有什麼做戲的成分.

她越發有些糊塗了,不過,這些事跟她關系不大,既然想不明白,現在就不要想了,日後多的是時間弄清楚這中間的事.

又過了大概半個時辰之後,老王妃吩咐身邊的陳嬤嬤帶她到王府的後花園走走,看看王府的景色.

竇子涵明白,這是老王妃和崔老祖宗姐妹兩估計海有什麼話要講,不好當著她的面講,菜才要將她支開.當下也就順從地跟著那位陳嬤嬤出了房門.

陳嬤嬤是一個五十來歲的端正夫人,面相很富態,保養的也很好,站在老王妃身邊時,會給人一個錯覺,覺得她通身的氣派看起來要比老王妃好一些,老王妃實在是太瘦了,瘦的只剩骨頭了.

不知的了什麼病?作為法醫,她對這些事總是習慣性地多關注一些,這已經算是職業毛病了,陳嬤嬤作為老王妃的身邊人,多少對病應該知道一些吧,想到這里,她裝作很隨意地問道;'嬤嬤,老王妃的身體到底的了何病,看起來真瘦呀!"

"回表姑娘的話,老王妃前幾年也只是胃口不好,這後來呀,時間一長,也不知怎麼了,越來越瘦了,看了多少太醫,吃了多少補品都沒有作用.王爺王妃也整天著急的上火呢!"陳嬤嬤歎息般地道.

"哦,可是腸胃不好嗎?每日的飲食怎樣?"不會是的胃癌或者胃腫瘤吧!相對于現代人的癌症發病率,古人在這方面的病症還是少一些,但不等于完全沒有.

"回表姑娘的話,每日的飲食自然是進食極少的,多了老王妃也吃不下去.真是讓人心急呀!"

"哦,除了吃的少之外,還有其他症狀嗎?"竇子涵接著問.

"表姑娘難道也懂歧黃之術?"陳嬤嬤突然反問.

"哦,只是看過一些醫書罷了,基本不懂多少的."竇子涵含笑道.

兩人一走路走著走著,身後還跟了幾個丫鬟婆子,王府花園的景致果然不錯,有幾樣崔家花園也沒有的花卉,此時,正是蝶飛蜂忙時節.

就在這時,從花園那邊的徑突然轉出了兩個男子.

這時回避已經來不及了,竇子涵直覺地向那兩人身上望去,為首的公子身穿一件白相間的錦繡長袍,頭戴玉冠,身姿挺拔,面容極度俊美,年紀很輕,大概十**歲的樣子,通身確實有一種難以喻的風華,這位公子身後跟著一位隨從,是個模樣的清秀的十幾歲少年.

從這人的打扮和相貌來看,竇子涵多少猜到了對方的身份,為首的那位公子應該就是那位平西王世子,可她並沒有貿然地繼續向前,倒是陳嬤嬤這時從她身側向前幾步道:"世子爺,您回府了,崔家的老太君正和老王妃話呢,這位姑娘是崔家的表姑娘."

既然陳嬤嬤都給雙方介紹了,竇子涵只好上前一步見禮道:"民女見過世子."

"可是竇姑娘?不用多禮?叫我表哥就是了!"平西王世子自然不是個笨的,崔家的幾位姑娘他是見過的,這位唯一沒有見過的,只剩下昨日在荷花會上落水的那位崔家的表姑娘了,據姓竇.

竇子涵直起腰來,只好順著杆子爬,喊了聲:"世子表哥."然後,她就不知道該什麼了.

在現代,她並不擅長與陌生男子相處,因為她的職業,也因為她的性格,她並不是很擅長處理男女之間的互動關系.

平西王世子,她唯一知道的就是上次含笑與豆蔻在崔家講的八卦,關于李三公子和他打賭的事,實話,從氣質上來看,李三公子和平西王世子看起來根本就是天地之別.兩人的氣質完全不一樣,怎麼看都不像同一類人,這兩人怎麼能混在一起呢?

對了,還聽平西王世子賭輸了,將一個女乞丐收進了府中,不知是否確有其事?

竇子涵垂下眼簾等著平西王世子話,平西王世子則不動聲色地上下打量了竇子涵幾眼,容貌確實是個上等的,一身標准的大家閨秀打扮,顯得很合體,但這個表妹的給人的感覺卻和其他那些大家閨秀們不同.

她靜靜站著時,顯得很沉靜,垂下眼眸,並沒有多看他一眼,他自認為自己的容貌向來多麼受閨秀千金們關注,可這個姑娘從一開始碰到他,眼中都很平靜,甚至連平常的驚豔都沒有,實話,這位表妹讓他有些好奇.

其實,竇子涵又不是瞎子,她也看到了這位的世子的風華,可對一個人法醫來,容貌在美的人,死後都是一堆骨頭,美也罷,丑也罷,平凡也罷,也不過如此.

更何況,竇子涵一向覺得一個男人,有沒有上進心,責任心,關愛心,比容貌重要多了.所以,她最初只是覺得這位世子的面部特征是很俊美之外,並沒有像一般的千金閨秀們,心跳加速,心如鹿撞什麼的,既然沒感覺,那就自然而然地顯露在她的態度之上了.

"表妹為何不敢看我,莫非是表哥我的容貌不堪入目?"平西王世子也不知道那一根筋不對了,突然就冒出來這麼一句話,平日里,他並不是輕浮的人,自然也不是那種很注重容貌,十分自戀的人,可他就是想用這個問題刁難一下這位表妹.

"啊,怎麼會?世子表哥笑了,見了表哥的容貌,子涵才知道,古人所的看殺衛玠,誠不欺也!"

平西王世子聞一愣,他當然也知道看殺衛玠的典故,衛玠本是晉國的美男子,因為其風采過人,相貌出眾而處處受人圍觀,最後據因為被人圍觀的心理壓力過大而病死,

想起這個典故,他有些摸不清楚,這位表妹的回答,是不是有某種挪揄的成分?還是在諷刺他?或者咒他早死?

想到這里,他又想起今日在京城大街上聽到的最新八卦,有些賭氣地道:""呵呵,表哥我姿容再出色,也不過爾爾,某位佳人的一只鞋可引的一位貴公子調動山賊和官兵在湖中打撈半日,不知這等盛況,可用什麼詞來形容?"

為了一只繡鞋,鬧出這麼大的動靜來,對李三公子的所作所為,他只能甘拜下風.

竇子涵和平西王世子在花園中你一他一語地話,自然落入了平西王府一些下人的眼中.

話竇子涵在花園中巧遇平西王世子時,崔老祖宗和老王妃的話題也同樣圍繞著兩人在轉.

"妹妹的意思是想讓子涵當世子妃,這恐怕不成?"崔老祖宗有些猶豫的道.

不管從身份地位,還是從子涵的心願來,平西王府未必就是個好夫家,自家妹妹的這個願望很不現實.

現在的平西王府,可是平西王爺和王妃做主的,就算自家妹妹這個長輩發話了,王爺和王妃那里未必會同意,更別世子的想法了.

如果世子對子涵根本沒有好感,不是毀了子涵丫頭的後半輩子嗎?

退一步講,就算王府這里沒多大阻力,可聽子涵那孩子的話,對這些皇親貴胄之家並不看好,更別,昨日的荷花會還出了那等事,還不知李三公子以後有沒有什麼後續麻煩呢.

"怎麼不成?姐姐應該知道,這府里的一切理所應當的應該有子涵丫頭的一份.世子也是個不錯的孩子,相貌才識都是一等一的,子涵這孩子,完全具有當世子妃的氣度,我看他們兩倒也是天造地設的一對."老王妃一字一句地道.

"妹妹,這件事姐姐我覺得還是不妥當."崔老祖宗明白自家妹妹的身體很不好,自然希望在去之前,能夠讓子涵丫頭陪在她的身邊,可這一切並不是她們姐妹兩能完全做主的,

世子的婚事,皇上那里也不會不關注,更何況,她還聽,三公主家的甯安郡主也對世子有意,王妃也對這位郡主很喜歡,有這樣一位郡主在,子涵嫁到這平西王妃未必是好事.

"來人,去看世子回府了沒?"老王妃根本不願聽自家姐姐再繼續推脫下去,當下還是覺得今日應該找個機會,讓兩人見一面.

"回老祖宗的話,世子回府時,正好在後花園那里碰到了竇家表姑娘,兩人正在話呢!"

王府有個風吹草動,自然有人報到各處主子這里,尤其是關于世子的事,因此,老王妃一問,馬上就有人回話了.

"瞧瞧,這兩個孩子還是有緣的."老王妃聞,臉上整個全是笑,對崔老祖宗道.

崔老祖宗卻皺了皺眉,臉上並無笑意.

竇子涵在平西王府互續親戚之,英國公府同樣也在熱鬧,卻前面到,英國公夫人的心腹將丫鬟暖玉被三公子打板子的事在英國公夫人耳邊一,英國公夫人神色的變化,以及傳話的心腹刻意"放低"的聲音,還是讓李老祖宗聽到了三公子這三個引她注意的字眼,當下臉色一沉道:"三哥兒怎麼了?有什麼話是我不能聽的,鬼鬼祟祟地像什麼樣子?"

"回老祖宗的話,三公子剛才回府,將夫人剛送到她房中的丫鬟快讓府中的侍衛給打死了."這心腹得到自家主子的顏色,也沒有隱瞞,忙將實講了出來.

"三哥兒回府了,這孩子又不知在胡鬧什麼,也不用讓他過來了,來人呀,扶我去三公子的院子看看."

李老祖宗倒不是擔心那丫鬟的命,一個丫鬟的命,在這時代算不了什麼,更何況在李老祖宗看來,送去的丫鬟,不能討寶貝孫子的歡心,反而讓寶貝孫子生氣,打死就打死的了,反正也是個沒用的,她現在之所以過去,是想知道這丫鬟是如何惹了自家孫兒發這麼大的怒火.

如果不滿意這個丫鬟,換一個合心意的不就成了嗎!更一個丫鬟置氣什麼,氣壞了身子怎麼辦?

可別,李老祖宗和李三公子不愧是祖孫倆,有時這思考問題的角度都很不正常.

李老祖宗發話了,當下一群丫鬟婆子扶著李老祖宗和英國公夫人一路浩浩蕩蕩地向李三公子的院子進發.

這一行人走到半路,正好碰到侍衛統領姜統領,英國公夫人當下就站住了,她想起今早聽到的事,是三公子的隨從請府中的大半護衛去了留園.

哼,請府中的護衛們去留園,不用想,都不是什麼好事,想到這里,當下發問道:"姜統領,聽你今日帶著府中的護衛們去了留園,三公子在留園發生了何事?"

英國公夫人這麼一問,本走在前面的李老祖宗聽到又是寶貝孫子的事,也停了下來.

"回夫人和老祖宗的話,三公子今日一早,讓屬下帶人去留園,是為了在湖中幫他撈一樣東西."

"撈東西?什麼東西?可是三公子昨日在湖中救人時,遺失了什麼?"英國公夫人接著問.

"回老祖宗,夫人的話,三公子打撈的不是自己的東西,而是一位姑娘的東西."姜統領盡量婉轉地回稟,讓他出,一大群官兵和山賊一起打撈的竟然是一只女人的繡鞋,這話他也不好出口呀!

"姑娘家的東西?"英國公夫人故作驚異,然後看向李老祖宗道:"老祖宗,這姑娘家的東西,三哥兒要是隨便拿了——"剩下的話她沒有繼續下去,她的意思當然不是李三公子拿了別的姑娘的東西壞了那位姑娘的名聲,而是拿了那東西,恐怕三公子就與那位姑娘牽扯不清了.

"到底是什麼東西,用得著如此興師動眾的?"李老祖宗也沉下臉色發問.

姜統領看這況,也知道躲不過去了,當下只好硬著頭皮道:"回老祖宗,夫人的話,是——是一只繡鞋."

"繡鞋?"這下連英國公夫人也有些意外了,她早知道這個繼子不著調,如今如此興師動眾,竟然只是為了一只繡鞋,改日,她倒是要親眼見見那位竇姑娘,是何等的姿色,竟將這個不著調的迷成那樣,一只破鞋當寶貝?

李老祖宗聞,也有些吃驚,但卻沒有當著這麼多人的面繼續什麼,而是吩咐道:"這件事先不要讓國公爺知道."

孫子今早的事要是傳到自家兒子耳中,恐怕孫子又要被罰跪祠堂了,她可舍不得.

"是,老祖宗."

英國公夫人眼中閃過一抹怒色,在老祖宗的心中,為何偏偏疼愛這個混世魔王,就算是大公子,是英國公府的嫡孫,也不見老祖宗這麼維護過,更不用,自己的兩個兒子,從來都得不到老祖宗幾個笑臉.這讓她如何不嫉恨這個混世魔王.

姜統領領命後,就去了外院,李老祖宗一行人繼續向李三公子院子中走去,剛到院子門口,就聽到里面啪啪的板子聲.

起來,李三公子院子中的人都明白這個丫鬟是干什麼的,是夫人和老祖宗送來的,三公子非要把人家當賊,讓他們打板子,也沒到底打多少板子?他們總不能真的把人給打死了吧!

所以,這打板子的人除了開頭幾下打的重一些外,後面的基本就做個樣子,並沒有下多少力氣.

這時,守門的人一見李老祖宗與英國公夫人來了,心中都松了一口氣,這下夫人和老祖宗來了,他們不用繼續打下去了吧,打的胳膊好酸呀!

當下幾人上前見禮道:"老祖宗,夫人."

"三公子人呢?"李老祖宗皺著眉看著繼續打板子的人.

"回老祖宗的話,三公子去後面的廂房了."守門的人和院子里的馬上回道.

後面的廂房是三公子堆放自己東西的地方.

"四呢,去將他給我叫來."李老祖宗吩咐道,她倒要問問,寶貝孫子這兩日到底都在干什麼?

"回老祖宗的話,四和三公子都在後面的廂房."一個機靈的厮馬上道.

李三公子和隨從四在後面的廂房做什麼呢?這話還是要從李三公子回房換好衣袍起.

李三公子換好衣袍,又吩咐院子里的人將那丫鬟打板子之後,本要馬上去找老祖宗幫他提親.

可四卻攔住了他道:"公子呀,既然那位竇姑娘已經有婚約了,就算你現在去求了老祖宗,老祖宗也不能為你向別人的未婚妻求親呀,不用,那崔家都是不答應的,到時,可是一點回旋的余地都沒了."

李三公子一聽,也是呀,當下坐著發了一會怔道:"那你給本公子想個法子?"

"公子,您問我這就對了,試想一下,那些戲文里不是寫英雄救美,然後美人以身相許嗎?如果那位崔姑娘對你有了好感,這件事不就好了嗎?"

四之所以鼓動李三公子做這種不合時宜的事來,是因為他看的出自家公子這次是真的對那位竇姑娘犯了執念.

這件事要是沒有個結果,還不知自家公子會做出設麼事來呢?與其日後做出更加無法無天的事來,還不如趁這事還有回旋的余地,早點想出另外一條路來.

而且他還有一個奇怪的感覺,總覺得要是這個竇姑娘真的成了自己公子的娘子好像也不是壞事.

他總覺得如果這天下真的有一個人能制住自家公子,不定竇姑娘就是那個人選.

再者,還是那句老話,過了這個村,就沒那個店了,錯過了這位竇姑娘,公子的年紀也不了,誰知下次他還會不會對其他姑娘感興趣,要是以後都對其他的姑娘沒興趣,那可怎麼辦?

至于竇姑娘那邊嗎?他也聽了,這位竇姑娘的出身並不高,要找到一門如意的婚事並不容易,再加上還是寄人籬下,公子畢竟是她的救命恩人,她不可能一點好感都沒有吧!

"要怎樣,竇姑娘才會對本公子有好感呢?"李三公子還是覺得有些茫然.

"公子,不如你找個機會,還是見見竇姑娘吧!"見了面,有些私密的話才可以呀!

"四呀,你這建議不錯,本公子采納了,今晚就去崔府."

四聞,已經開始有些後悔出這個餿主意了,半夜三更地去,不會讓人家誤認為自家公子是采花賊吧!而且都等不及了,今晚就去?

可自家公子的下一句話,差點讓四口中的茶水噴了出來.

"四呀,你覺得本公子今晚去見崔姑娘是扮成身穿黑衣的神秘冷酷的強盜呢?還是扮成身穿白衣玉樹臨風的書生呢?或者,扮成身穿紫衣華貴逼人的貴公子?還是跟你一樣身穿青衣的隨從嗯?"

"公子呀,扮成什麼樣很重要嗎?"四滿腦門的黑線.扮成什麼根本不是重點是不是.

"誰讓本公子不知道竇姑娘喜歡那種口味的?如果拿不准她的口味,她不喜歡,那可怎麼辦?"李三公子抓了抓頭發,真的有些煩惱呀!竇姑娘到底喜歡怎樣風格的男子呢?

"公子!四受不了了,竇姑娘又不是春風樓的柳絮姑娘,看男人還講究什麼口味."

四清楚的記得,上次他們捉弄一位將軍時,那位將軍對春風樓的柳絮姑娘有獨鍾,但不知為何,那位柳絮姑娘死活不接受這位將軍的意,並當著春風樓許多客人的面,這位將軍長的不合她的口味,自家公子恐怕就在那時,將人家的這句話給記下來了吧.

"她們不都是女人嗎?為什麼竇姑娘就不能講口味?"李三公子有些疑惑了.

四已經不知該怎麼繼續解釋了,難道要解釋,竇姑娘是良家女子,柳絮姑娘是青樓女子,兩人是不能放在一起相提並論的嗎?

可自家公子下一句話,讓四又一次被雷到了,噗通一下,從椅子上摔了下來.

"四呀,竇姑娘吃起來味道一定很好是不是?"

"我公子,這八字還沒一撇呢?你就想著竇姑娘吃起來是什麼味道了?就算您真的有機會吃到,這味道好不好,四我怎麼會知道?"四從地上爬起來,揉了揉自己的膝蓋,沒好氣地道.

"的也是,要不,回頭本公子就去求老祖宗將琴兒賞給你,等你吃過之後,告訴本公子味道如何,本公子就有比較的標准了."

李三公子終于明白,味道好不好,還是要相互比較的標准才行.

"公子,這件事四還不急啦!"哼,琴兒的味道怎麼能隨便告訴別的男人呢?就算是自家公子也不成.

"四,走,到後面的廂房."

"公子,到後面的廂房做什麼?"

"笨,本公子今晚打算去見竇姑娘,難道不該准備點見面禮嗎?"

"那公子,您想准備怎樣的見面禮?"最好是正常一點的禮物.

------題外話------

存稿是後面的,現在只能現寫現發了,親們久等了!嗚嗚!

上篇:067,親吻繡鞋,王府來請(必看)    下篇:069,心動禮物,眉目傳(必看)
 

2009-2013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