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動漫日輕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我的朋友很少 第一卷 夜空-狩獵 
  
第一卷 夜空-狩獵

放學之後,我跟著三日月來到校內的禮拜堂.

這是一座屋頂裝飾著十字架的巨大建築,里面除了有著做彌撒以及舉行結婚的房間,也有著懺悔室這樣給人以教會這樣印象的設施,還有著談話室和自習室.

其中一間的"談話室4",似乎便成了鄰人部的活動室了.

這是一間八張榻榻米大小的漂亮洋室,里面還放著小圓桌,沙發和小鋼架.

我覺得這里比起是活動室,不如說是沙龍吧.

然後與我相反的,三日月走進活動室之後,毫不猶豫地癱坐在了沙發上.

"真的可以使用這間屋子麼?"

"顧問都說可以了,當然能用嘍."

三日月理所當然地說道.

"顧問?"

這麼說來,勉勉強強算是正式的社團,所以也有顧問的老師了.

我邊說邊慢慢地坐到了三日月對面的沙發上.

"……居然真有來當顧問的呢.這樣來路不明的社團……"

"這可不是來路不明哦.這可是本著'根據基督教的教義,在同一所學校的學生,必須有著如同善良的鄰居一般深厚的友誼,誠心誠意,臨機應變的來相互交流’這樣明確的准則來活動的呢."

"額,不管聽幾遍也覺得來路不明呢……是怎樣的人來指導我們如何交朋友呢?"

"修女瑪莉亞老師."

"誒……"

完全不知道的名字呢.

作為教會學校,這里也有著幾名由教會派來的神職人員,擔當作為選修課的神學,倫理學的老師.

因為我對基督教並沒有什麼興趣,所以沒有選這些課.本以為會過著與修女無緣的校園生活的我,居然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有了接點.

"名叫瑪莉亞的修女啊……還真有點那感覺啊.雖然我也不太清楚,總覺得能夠聽到一些好的建議呢."

"啊啊,那是錯覺."

三日月斷言道.

"……錯覺麼?"

"因為瑪利亞老師,她也沒有朋友."

感覺她很干脆地說出了致命的地方.

"……為,為什麼這樣的人來當顧問?"

"我很不擅長跟好像有著很多朋友的人搭話……相反的,跟沒有朋友的人能夠進行普通的對話.比如小鷹."

三日月夜空——是比我想象中還要悲劇的家伙啊.

"……也就是說,除了拜托跟自己處于同樣立場的老師以外,沒別的辦法了?"

"就是這樣."

在沙發上傲氣十足地三日月不知為何用著很偉大的口吻說道.

"嘛,被無趣的老師說著說那也夠郁悶的了,在這樣的活動室里,她能夠答應是最好的了."

"……被她這麼一說好像就是這樣."

姑且同意了.

"那麼,具體的說到底准備做些什麼呢?"

"在這之前,先要召集部員啊."

三日月回答道.

"啊啊,這樣啊……"

從不想被人當成寂寞的人而想要交朋友的三日月的目的看來,首先召集部員才是最重要的.雖然我認為朋友應該是質重于量啊.

三日月從包里嘎啦嘎啦地取出了某個紙筒.

"首先制作募集部員的告示吧."

"哦."

果然行動很迅速.

三日月遞給了我一張告示.

"我覺得我做的不錯了."

"唔."

我看了一眼告示.

"……"

然後我語失了.

怎麼說呢,那個,就是那個吧,總而言之,就是那個吧.

【鄰人部】(這里三日月的宣傳語玩了文字游戲,所以翻譯在下文)

"……這是啥."

"是告示啊.馬上就要去貼到學校的告示欄上了."

"誒——……"

看見我顯而易見的一臉不情願,三日月露出不快的表情問道.

"……怎麼了,有什麼問題麼."

"我不明白為什麼你會覺得這里沒問題啊.完全不知道這是干什麼的社團啊,這樣的話,什麼人都招不到吧."

"哼,小鷹你太天真了."

不知為何,三日月像是把我當做傻瓜一般地說道.

"把這文章斜著讀讀看."

"斜著……?"

我疑惑地注視著告示.

"啊"

"知道了麼?"

三日月淺淺地笑了.

"……嘛,可以說是明白了吧."

把文字從左上向右下讀去.

【と】にかく臨機応変にろ隣人

と【も】善き関係を築くべく

から【だ】と心を健全に鍛え

たびだ【ち】のその日まで

共に想い【募】らせ勵まし合い

皆の信望を【集】める人間になろう

【ともだち募集】

(這就是所謂的日文的藏頭文麼翻起來真頭疼呢.所以我盡力試著翻了一下,還請各位指教

【友】愛並能臨機應變的

鄰【人】建立起和睦的關系吧!

響應【召】喚來鍛煉自己的心靈

共同來【集】結于啟程之日.

帶著相同【之】理念互相激勵.

成為在學校【中】享有信望的人吧!

"……還真是用了不起眼的NETA呢……"

"這可不是NETA."

三日月不知道為什麼擺出一副出乎意料的樣子.

"平時就想要交到朋友的人呢,一定會注意到這個告示里隱藏的'朋友募集’的.相反,對于在交友上沒有困擾的人,只是漠然地把這當做一個文章,看看就算了.也就是說,不把想要交朋友這樣難為情的目的明確說出來,也能募集到有著同樣目的的部員."

"啊啊——……"

面對自信滿滿的三日月,我莫名其妙的理屈詞窮了.

話說,你也知道難為情啊……

"退一百步來說,就當你的理論是正確的……"

"為什麼有要退一百步的必要啊?"

無視掉擺出一副打從心底產生疑問的樣子的三日月,我繼續說道

"文字姑且不論,下面的畫是什麼?"

"一看不就知道了."

"就是因為不知道才問的啊!"

"哼"

三日月又像把我當成小傻瓜一樣的笑了.像是在對沒有理解能力的傻瓜,親切地教導一般的語氣說道.

"不是有首交上一百個朋友一起在富士山頂吃飯團的有名的歌麼.我就想描繪那樣的場景啦.我可是畫的很認真的."

"……這樣啊."

"這是針對萬一沒能察覺到斜著讀的人,也能從這幅畫來了解這個社團的目的的方法哦."

"……總之,退一百步來說正如你說的那樣."

"所以說為什麼要退一百步啊?"

再次無視三日月的提問.

"這幅畫里的家伙在吃的……飯團……?類似的食物……?為什麼還長著眼睛和四肢?"

"這樣看起來比較可愛啊."

"……超討厭這種如果咬的話就會很胡鬧的感覺.不要吃這樣擬人化的食物啊……"

"你難道打算否定那個國民級的英雄麼?"

"國民級的英雄?"

"讓孩子們吃掉自己頭的好人."

"面包超人啊!"(這里"面包超人"的翻譯,多謝輕國的poui123123大人的指點)

"犧牲自己的精神啦,倒吐酸水啦,作為朋友,愛與勇氣這一點還是能夠與他找到共鳴的."

"面包超人會很困擾的啊."

冷不防地,三日月擺出了疑惑的表情.

"……說來,小鷹你既看不出斜讀的文章,又理解不了畫的含義,你是真心來交朋友的麼?"

"我可不想和有著能夠理解這種告示的悲劇般感性的家伙做朋友呢……"

"哼,居然覺得自己的感覺是絕對正確的,小鷹你是世界系的呢(世界系是"主人公與女主角為中心的小小的關系性問題,中間沒有夾雜具體設定,與世界的危機及世界的滅亡等抽象的大問題直接聯系的作品群")."

"我可不想被你這麼說啊."

看著疲憊不堪的我,三日月漸漸不高興起來.

"……剛才我就注意到了,你別總是你啊你的稱呼我啊.總覺得不大不小的."

"誒?啊啊…知道了."

"那麼,這樣吧……"

我經常會困擾于如何稱呼別人.

叫姓氏,叫全名,叫昵稱?是不是應該加上"先生"或者"君"或者是"醬"呢,還是親密地直接叫名字呢?

所以我平時都盡量用全名來稱呼別人.

"……那麼……三日月,同學?"

"夜空."

三日月嚴肅地說.

"直接叫名字,夜空."

"我,我知道了……喲,夜空."

"你臉紅什麼?真是個惡心的家伙."

三日月依舊一臉不爽地說道.

……難道直接親密地稱呼女生的名字的時候,不由得會害羞的人就只有我一個麼?

"……呐.你有什麼昵稱麼?我更傾向于那種……"

三日月擺出一副比平時更加不爽的表情說道

"……雖然有,但不能告訴小鷹."

"為什麼?"

夜空對著追問的我,露出了似乎要哭出來一般的寂寞笑容.

"因為昵稱是朋友專用了."

三日月——不對,夜空的感覺,我依舊不能明白.

"……沒辦法……那麼,嘛,總之我們先去貼告示吧……夜空."

我仍帶著一點害羞地從沙發上站了起來.

鄰人部最初的活動.

終于有了能夠互相稱呼名字的同學了.

……從省略了詳細過程直接寫出結果這點來看,還真難看出這是一個相當不錯的成果.

柏崎星奈

就在貼完那張告示第二天的放學後.

我和三日月……啊,不對,和夜空也來到了鄰人部的活動室.

倚在沙發里的三日月,狂妄的笑著說

"終于今天要開始真正的社團活動啦."

"是決定具體要干些什麼的活動吧."

我至今仍未搞清楚這個社團到底是做些什麼的,完全不能想象出明確的景象.

……本來,加入這個社團到底是還是不好都還是個疑問呢.

"我反正只要有朋友就行了,只要能夠召集到部員就好.也就是說,昨天我已經把要做的事情都做完了."

"我怎麼也不認為會有看了那個告示而想要加社團的家伙存在."

"你怎麼又說這樣的話啊?那個告示一定會吸引到至今還在學校尋找朋友的迷途的羔羊的,絕對是這樣."

"這樣的自信到底是從哪來的啊?"

我打心眼里感到不可思議.

于是,就在那時.

——咚咚.

有人在敲門.

"——!?""——!"

我和夜空不由自主的面面相覷.

"看來早早的便有新入部員出現了呢."

夜空用勝利般驕傲的聲音說道.

"……怎麼會呢.反正是顧問老師之類的吧."

我和夜空一起站了起來,打開活動室的門.

那里站著一個金發碧眼的女學生.

身材相當苗條,胸部也很豐滿,簡直就是平面模特那樣的好體型,雖然眼神有些凶巴巴的但臉也非常的漂亮,總之散發著優雅的氣質.

跟長相(只是長相)雖好,但總是一臉郁悶,行事草率的夜空相比,華麗的程度遠遠不一樣,簡直是難得一見的美少女啊.

從制服上附著的校章的顏色看來,她和我們一樣是二年級的學生.

"這里就是鄰人部麼?我想加入."

少女這麼說道.

"不對!"

啪鐺!

咔嗆!

夜空迅速的回答後將門關上並鎖了起來.

"誒誒誒!?喂,夜空!?"

夜空像是什麼都沒發生過一樣回到沙發上.

"那麼,開始社團活動吧."

"不對,等一下!現在又想要入社的家伙來了耶!?而且是二年級的女生,做夜空你的朋友不是正好麼."

"哈哈哈,你在說什麼奇奇怪怪的話啊,土黃色的小混混.同性的朋友我已經有嘍,小朋."

夜空用著不小心就會被她迷上的笑容開始和她的空氣朋友聊天.

"喂喂…"

……話說土黃色的混混難道指的是我麼?確實我的頭發與其說是金色不如說是土黃.

門外的少女依舊咚咚地在敲著門.

雖說我們能聽見略帶憤怒的敲門聲,但這間屋子的隔音設備還是很好的,所以外面聽不到里面在說些什麼.

夜空煩躁的再次站起來,打開了門.

"喂,剛才干嘛關門啊!我也想要入部——"

"現充去死!"(現充:指現實中充實的人,寫作リア充,如果有好的翻法的話請務必告訴在下)

啪鐺!

咔嗆!

說出了作為女主角不應該說的糟糕話,夜空又關上了門.

我稍微看到了門外少女目瞪口呆的樣子.

"……呐,難道說你認識那個女生?"

我問著再次做進沙發里的夜空.

"也不是認識,雖然知道長相和名字,但從沒說過話."

夜空邊說邊從包里拿出了一本小冊子.

她很不爽的繼續道.

"2年3班,柏崎星奈……是學校理事長的獨生女.一直被男生們奉承,總擺出一副大小姐樣子的令人討厭的家伙."

"……啊,是這樣啊……"

雖然我們見過,但我的父母和這里的理事長是好友,爸爸確實說過理事長有個與我同齡的女兒.

"……我知道理事長是日本名字,沒想到女兒竟然是金發的啊."

聽著我小聲的嘀咕,夜空怒視過來.

"金發又怎麼樣啊.反正男人一看見金發巨乳的,就會立刻色迷迷的趨之若鹜吧,真下流."

"不,我也不是那個意思……"

夜空打斷了我的話.

"不僅是她的外表,體育萬能,成績優秀.期末考試的排名從去年開始也一直的年級第一.這就是現充啊!干脆去死了吧!"

夜空碰地敲擊著圓桌.

"為,為什麼會生氣啊?和那樣厲害的家伙一起的校園生活不應該感到光榮麼."

"哈?你是認真說的麼?"

"雖說光榮確實有些說過頭了,老實說也確實能感到厲害吧."

"難道說你看見同齡人能夠充實地度過青春,即使沒有理由也會感到惡心麼."

"去死啊."

這家伙果然沒救了……

"哼,總而言之,那樣現充的女人怎麼會想要加入我們這種社團呢.反正她肯定是來嘲笑我們的.那家伙好像性格很惡劣."

"你剛才自己說了'這種社團’了呢……"

總之繼續討論吧,

"先不論她性格是否惡劣,那樣的人確定不是真心想加入我們的麼?"

我的注意力移向門外.

柏崎星奈似乎已經走開了,也聽不見敲門聲.

但是,就在那時.

從背後傳來了咚咚的激烈的敲打窗戶的聲音.

我和夜空都嚇了一跳,一起看向窗外.

柏崎星奈居然像僵尸一樣把臉貼在窗戶上,死死地盯著里面看.

真是浪費了那麼一張漂亮的臉啊.

"干嘛呀……嚇人……"

就這樣對峙了一會,夜空厭惡地打開了窗戶.

"為什麼那麼欺負人啊!本小姐明明都說了想加入社團了!"

半開著窗戶,柏崎星奈似乎有些含淚地怒訴著.

"如果你是來嘲笑我們的話就請回吧."

夜空好像又准備關上窗戶.

柏崎極力地按住窗戶,繼續說道

"我可不是來取笑的喲!因為看見募集同伴的告示才來的啊!"

頓時,夜空緊縮的眉頭略有舒展,雙手也離開了窗戶.

"我也想要有朋友啊!"

徹底打開窗戶,柏崎大聲地對我們叫著.

"……"

夜空咂了咂嘴,讓她進來了.

"你們看我,呐,是不是很完美啊."

目中無人地坐到沙發上的柏崎,這樣說道.

"……"

我覺得我有點理解夜空了.

"頭腦聰明,體育萬能,並且如你所見,是個美少女.我只能說是上帝特制的,超級完美的存在了吧?至少給予你們抱怨老天不公的自由吧,庶民們~~"

柏崎如同說著理所當然的事情一般,用手攏著頭發,作出一副偉人的樣子.

"哼,明明是個粗俗的乳牛."

夜空盯著柏崎的臉突然說道.

"啊啦,貧乳的你在說些什麼呢."

夜空的眼睛里傳出了殺意.

"……其實我的也不小."

"這樣半吊子的胸部,其實跟沒有也一樣吧?"

"……只要把所有胸比我大的都殺掉,相對的我的就是巨乳了吧.你就成為我這崇高計劃的第一個活祭吧."

"別吵啦."

因為我覺得夜空真的會這麼做,于是先阻止了她們.

我完全不能預測夜空會用她那過剩的行動力去做些什麼.

"……那麼,恩……說說你想要朋友的話題吧."

柏崎聽了我的話後,一個勁地點頭.

"……反正你也一直被男生圍著團團轉吧."

夜空盯著柏崎說道.

"你不理解呢.那樣的家伙們不過只是仆人.我想要的是朋友.特別是同性的,比如說是在家庭課的料理實習里,或者修學旅行的分組時,當老師說'跟要好的朋友組隊吧’的時候,能夠立刻和我站在一起的朋友喲."

外表看起來很風光,其實她也很辛苦的樣子啊.

"……為了不讓別人說'柏崎在男生中這麼有人氣,應該和男生分在一組哦~~啊哈哈’這樣令人作嘔的台詞,我必須要有朋友哦……!我再也不想參加,如同班上的多余物一般,不能跟同學們一起歡鬧的修學旅行了……已經夠討厭了!"

柏崎憤憤地說著.

"……這麼說來,因為太漂亮或者太優秀的女生被同性疏遠的事情,偶爾也能聽到呢."

"恩,沒想到你明明是個混混卻相當理解呢.既然這樣的就快點讓我踩著跪下來吧,或者說要舔我的鞋子?"

柏崎微笑著說著一些意味不明的話.

為什麼我非得要讓你踩著或者給你舔鞋啊.

看著我直愣愣的眼睛,柏崎歪過頭去擺出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

"我們班上的男生,只要我說讓我踩著給我舔鞋這樣話,都會毫無怨言地做的哦."

然後,柏崎啪地露出了不知為何相當恐懼的目光.

"…….難,難道說,你想做比這更重口味的事情麼?不愧是混混呢……我,我可不會用我的襪子來綁縛你了!你這個變態!"

"我不是變態也不是混混!"

我用盡全力的吐糟她.

……這家伙沒有朋友,並不是因為太過優秀,也不是因為太受男生歡迎……是因為性格實在太惡劣了.我終于確信了這一點.

"哼……不愧是能夠解讀出夜空設計的告示的真意的人呢……"

"你剛才的話,不知為什麼總覺得是在侮辱我呢."

"是錯覺啦."

無視尚未釋然的夜空,我繼續說

"嘛,這樣不是很好麼,兩位.這樣我們都有了能一起度過日常時光的朋友了不是麼?"

"哈?"

"你在說什麼?"

夜空和柏崎都露出了驚訝的神情.

"……啊啊,因為不是一個班所以也沒辦法一起進行料理實習和修學旅行麼."

"不是那樣!"

兩人同時說道.

"為什麼我不得不跟這樣的人交朋友啊?"

"我呢,可不想和她成為朋友喲."

兩人互相對峙著說道.

"……你什麼意思啊,巨乳女."

"……你才是什麼意思啊,吊眼角."

"你這家伙也是吊眼角吧."

"我的吊眼角很可愛的,而你的卻像個狐狸一樣呢."

"啊——真夠嗆,居然自己說自己可愛."

"難道說出事實也需要猶豫不決麼?"

"啊,你去死怎樣?"

"哈?難道不應該是你這樣作為一個人來講,完全沒有價值的家伙去死才對吧?"

……

確實,雖然夜空說她們兩人從來沒有講過話.

"剛見面為什麼關系就這麼差了啊,你們……"

柏崎厭煩地撥了撥頭發.

"這家伙性格惡劣的很,作為一個凡人明明應該向完美的我下跪才對."

"你才是真的腦袋不好使呢."

"哼哼哼,我的成績可是年級第一喲!"

"是——是,奶牛女可是相當用功念書,成績優越呢!"

面對擺著一副厭惡的表情,向她啪啪鼓掌的夜空,柏崎的臉變的通紅,狠狠地低吟著.

"……小妞……我拜托爹地讓你退學啊!"

"爹地?都這麼大了還爹地媽咪地叫,你不感到難為情麼?像是個還在喝奶的乳臭未干的小女孩似的,真讓人困擾啊.你活著真的不羞恥麼?"

"……啊咕……!你,你這個人啊……真的是性格惡劣啊……!"

她呼呼地揮舞著拳頭.

仔細看的話,眼睛里還含著淚水.

看起來很高傲,實際上以外的脆弱呢.

"話,話說回來!"

因為這麼下去恐怕會演變成真人格斗,我強制地打斷了她們.

"啊啊"

兩人同時用一種少女的幻想被打破了一般的樣子瞪視著我.好怕人啊.

"那,柏崎你是真的想加入社團的吧?"

如果每次都用不友好的態度的話,就饒了我吧.

但是,

"要加入喲.而且都帶來入社申請書了."

"切……"夜空露骨的咂嘴.

"……你有什麼怨言麼?"

"有.出去.啊,說錯了,去死吧."

"我這個人呢,最討厭說話不算話了呢.盡管那樣,沒想到這里居然有這樣性格惡劣的女人在呢."

然後,柏崎碰地擊了一下掌.

"對啦,你退出社團不就好了!不愧是我呢,真是好主意!"

"這個社團是我的!"

"什麼時候變成夜空的了?"

我盯著她吐糟道.

"然後是那邊的混混."

柏崎在對我說話.所以說我不是混混啊.

"請你也用星奈來稱呼我.這是給你的特權哦."

"……為什麼又"

"你用名字叫這個狐狸女,卻用姓氏稱呼我,這樣在你心中的優先順位里,我豈不是排在了下面."

"……我知道了星奈."

我勉勉強強的同意了.

夜空不知為什麼很不高興地瞪了我一眼.到底是為什麼呢……

總而言之,就是這樣……在鄰人部成立的第二天,增加了新的同伴.

……說真的,如果只是寫上結果的話還真是感覺良好呢,其實……相當困擾啊.

狩獵

"果然還是要玩游戲啊."

鄰人部建立的第三天.

夜空突然提議道.

活動室里,除了我和夜空以外,昨天剛剛加入的柏崎星奈也在,而且還帶來了茶具,正在倒著紅茶.

"哈?游戲?"

星奈不爽的說著.

"夜空……所以說能夠被游戲引上鉤的只有小孩子了."

我剛說完,夜空又把我當傻瓜一樣的對待了.

"太天真了小鷹.如今高中生玩的游戲的主流,已經不是SFC和OMEGEDRIVE(惡搞FC和MD吧,但是SFC本來就有啊!)這樣的家用機了."

"……SFC和OMEGADRIVE是什麼?"

"只不過是把知道的游戲機的名字說出來而已,在前面加上'super’和'OMEGA’這樣的詞一定很厲害吧."

"名字確實很厲害啊."

"哼,那種事情怎麼樣都行了!"

夜空咚地敲擊著桌子.

由于受到沖擊,星奈放置于面前桌上的茶杯抖動著,紅茶都潑灑在了星奈手上.

"啊!你在干嘛呀,狐狸女!"

"切……沒能弄倒啊……"

"你是故意的啊!?太可惡了!"

"恩?你指什麼?不管了,游戲的話題重要."

無視了含著淚水抗議的星奈,夜空開始在包里搜尋著什麼.

從包里取出的是一款攜帶游戲機.

這是連我都知道的.

PlayStationPortable.

記得我的妹妹也有這麼一個.

"昨天在家庭餐廳的時候,後面座位上的人吵的不行,回過頭去便看見四個高中生在很開心地玩這個."

這麼說來,我還從沒一個人進過家庭餐廳呢……雖然這與主題無關.

"看來最近的高中生之間,在家庭餐廳之類的地方用掌機來進行聯機游戲是很流行的吧."

"那又怎麼樣啊?"

再次無視星奈的提問,夜空打開了PSP的電源.

好像是睡眠模式,很快游戲畫面就顯現出來了.

"在家庭餐廳的高中生們玩的就是這個,'怪物狩人’(原文モンスター狩人避嫌避嫌~~我什麼都不知道).我調查了一下,這個最近很是流行呢."

在以前的學校就看見有人玩了,所以我也略有耳聞.

怪物狩人——簡稱"怪狩"

成為幻想世界中的一名獵人,在高原,沙漠,雪山等場景里,狩獵動物以及怪獸的游戲.

"這個游戲可以和其他人一起協力作戰.普通的玩家也可以求助于高端玩家,所以在玩游戲的時候,不知不覺得關系就能親密起來了呢.而且還能進行道具的交換,'我想要這個道具啊,你有麼?’'我用這個珍惜素材跟你換那個素材吧.’如果用這種感覺來交流的話,也能創造不少搭話的機會吧."

"……聽你這麼一說,我們班的女生好像也有在玩呢.最近好像連女生都在玩游戲呢."

星奈發言了.

"簡而言之,社團活動就是玩這個游戲,磨練技術,獲得珍惜材料,然後去交朋友麼?"

聽了我的話,夜空點點頭.

這個游戲真的很好上手麼,我對此還保留疑問.總之能夠進行具體的活動就已經很好了.

"那麼,下周一,要帶PSP和怪狩的盤來."

"哼,沒辦法了……雖然我對游戲沒興趣,玩起來又麻煩,而且聽從你的點子我感到很不爽,你的臉讓我很不爽,你的態度也讓我很不爽,你這個存在本身都讓我感到很不爽,但是,陪你玩好咯."

"啊,蚊子."(超捧讀)

啪.

對著一邊點頭一邊抱怨的星奈,夜空敲向了她的鼻子.

"好疼啊!"

含著淚水,星奈揉著鼻子抗議.

"直接攻擊還是適可而止吧,夜空……啊,對了,星奈你有PSP麼?"

聽見我的詢問,星奈哭喪著臉回答

"我怎麼有呢.不過隨便找個適當的家伙,跟他借就行了.

"……惡,去死吧乳女."

面對說著理所當然的話的星奈,夜空也總是惡語相加.

星期一.

我按約定帶來了PSP和怪狩的游戲.

PSP是從妹妹那里借來的,游戲是自己掏錢買的.

夜空與星奈也都帶來.

"操作什麼的,已經熟悉過了麼?"

"恩"

我點頭回應了夜空的疑問.

"哼,因為忙,所以只是小試了一下哦.既然是那麼流行的游戲,我應該也能玩好喲.嘛,反正游戲什麼的,只是小孩的玩具罷了."

星奈依舊是說著微妙的不直率的話.

"那麼,我們就快點開始吧."

聽了夜空的話,我們都打開了自己的PSP.

"誰來做主機?"

星奈問道.

"等級最高的家伙吧."

我點頭贊成夜空的話.

在這個游戲里,當主機的人可以接受任務,並邀請其他玩家的通信來進行挑戰.任務都是些XX怪物討伐,XX素材取得這類的零碎任務).

完成了相對多的任務之後,獵人的等級就會提升,從而能接收到更多的任務.

等級上升之後,任務也會變難,稀有素材的出現率也會隨之上升.所以還是等級比較高的玩家來當主機比較好.

"小鷹和牛的等級是多少?"

……不是從何時起,連牛女乳女都不叫而直接稱呼牛了呢.

雖說昵稱是好朋友之間才能使用的,但對于夜空來講,牛和乳女什麼的,不是昵稱,而更是粗口之類的東西吧.

"我還只是1級呢."

雖然昨天和前天花了五個小時來玩,一人挑戰果然很難,所以基本沒能完成什麼任務.

順帶一提,最高等級是5,到了那個等級,接到的任務全都是些一個人幾乎無法完成的高難的任務了.

"哼,我3級了"

夜空自滿的說道.

這個游戲剛開始的敵人就已經很強了,而且還經常集團作戰,獨自游戲能夠升到3級也很不容易了.我能理解她自滿的理由.

"我5級."

撫摸著自己光滑的頭發,星奈帶著微妙的得意勁說道.

"5!?"

我和夜空都驚愕了.

"對于我來說,這樣的游戲是小菜一碟啦.連玩游戲都是天才,啊,我到底有多麼的完美啊~~"

"吵死了,閉嘴,去死,生肉女你這會變成熟肉去死吧."

如往常一樣,對著誇耀著自己有多麼厲害的星奈,夜空如同呼吸一樣,口出惡言.

順帶一提,生肉與熟肉都是怪狩游戲里登場的道具,吃熟肉可以恢複體力,而吃生肉則會搞壞肚子.

"……星奈,你剛才不是說'只是小試了一下哦’.那是怎樣玩到這麼深入的啊?"

"呵,其實也並沒有玩的多深入哦!"

星奈稍微有些臉紅地否定道,怎麼看都是在說謊了.

任務之中,有好多都是得花上一個小時左右才能完成的超長任務.就算是NOMISS地完成了每一個任務,要升到5級的話也得花上幾十個小時.

"讓我看看你的游戲時間,肉!"

夜空突然從星奈手上搶過了PSP,啊,不對,是從肉的手上……

"啊,喂!別隨便看啊!"

"游戲時間……53小時!?"

夜空大吃一驚.

"而且還拿著很多我聞所未聞的素材!裝備也這麼可愛!明明是塊生肉啊,少得意忘形了!"

夜空把PSP砸還給星奈.

"你干嘛啊,笨蛋!~~~~~~~!?"

星奈為了接住被丟過來的PSP,小腿磕在了桌子上.

她好像很疼地含淚蹲在了一邊.

大概也覺得自己做的過分了,夜空向著星奈遞出了手帕——我本以為是這樣,然而夜空卻突然用手帕在星奈的臉上使勁地擦拭起來.

"喂,住手啊,笨狐狸!"

……幾秒後,夜空停止了擦拭,星奈便搖搖晃晃地站了起來.

結果我看到了濃濃的黑眼圈.

原來是夜空擦掉了星奈臉上的粉妝,所以能看到黑眼圈了.

"你這家伙,從上周五回家然後周六和周日都一直在玩吧."

"唔……"

面對夜空的指摘,星奈嘀咕著.

"哼……不就是個簡單的游戲麼……"

由于夜空的瞪視,星奈的臉變的通紅.

"獅,獅子就算是玩怪狩的時候也會傾盡全力的!作為狐狸你是不會理解的吧!"

啊,又開始吵了.

"總之,我來當主機行了吧!先接一個合適的3級任務來熱身,你們快去裝備吧!"

"哼,討厭呢,我已經是大人了,就陪著你這樣會熱衷于玩這種簡單游戲的小女孩,好好玩玩吧."

不停地說出不爽的話的夜空,也開始操作起了PSP.

我也連接上了星奈的PSP

……雖然對夜空還是很茫然,不過我的心里,星奈的印象開始有些改觀了.

就是為了這個"簡單游戲",犧牲了睡覺時間來玩了幾十的小時,還真不是一般人能夠做到的呢.

雖然說著說那,但認認真真的准備和組織社團活動的星奈,還真有點惹人喜歡.

……嘛,再這樣下去身體會受不了的,還是應該要有節制才行啊.

我們三人整裝完畢,從作為據點的村落,向著徘徊著怪獸的山岳地帶移動.

隨著等級的提升,作為狩獵地的場景也會增多,然而這里是我在做初始任務時,就來過的場景了.

我們各人所操作的角色也都來到了開始點.

這個游戲可以設定自己角色的性別,臉型,體格,發型,發色等等細節,根據裝備的不同,角色畫面也會有變化.

夜空與星奈的角色都是女性,而且都穿戴著華麗的武器以及防具,可我的角色跟她們比起來,明顯的是貧弱裝備了.

"你這是什麼玩意啊."

夜空壞心眼地笑了.

"沒辦法呀,我這才是剛開始玩呢."

"不是指裝備,而是這個角色本身啦."

"……"

我的角色是男性,留著略有發白的金色長發.

"噗,難道小鷹想成為這樣長頭發的外國人?"

星奈也趁勢說笑.

"臉也是美少年系的啊,不過可悲的是和本人一點也不像呢."

"角色名是【HAWK】,還真是夠遜的呢.因為叫鷹所以是HAWK麼?"

"別管這些!反正是游戲,跟現實有一點點差距也是理所當然的吧!"

我很不高興的對兩人說道.

"只是一點點?"

"……"

順便一說,星奈的角色的臉,發型,身材都如同她的分身一般,而且名字也是【星奈】,這家伙到底有多自戀啊.

夜空的角色從外表的頭發和體型看來也是和本人一樣,只是眼睛是溫和的,嘴角也一直露出微笑的LOLI臉.角色名是【NIGHT】.因為名字是夜空所以叫NIGHT,不也是很遜麼.

我反擊般的嘲笑道"難道你憧憬著這樣一張惹人喜愛的臉麼,啊哈哈",當然這只是一種沖動,並沒有付諸實踐……

"好,那麼,狩獵開始嘍."

夜空說道,操作著【NIGHT】大步向前.

下一個瞬間.

嗖啪——!!

【星奈】用她所裝備的等身長的大劍,斬向了【NIGHT】的後背!

"啊!?"

夜空毫無准備地悲鳴起來,與此同時,【NIGHT】也噴出了大量的血倒在了地上.

等級5的獵人愛用的大劍,威力果然不是蓋的,【NIGHT】被一擊致命了.

我們的畫面變暗了,然後回到了開始的狀態.(雖說我進入這個任務之後,還沒怎麼動過呢.)

這個游戲里,玩家的攻擊不僅對敵人,對和一起的其他玩家也是有效的.

便這樣,我們早早的失敗一次了.(跟MH不同啊…死一個全體貓車?)

"你干什麼啊,肉!"

"啊哈,對不起.只是稍微操作失誤了哦.快,重新振作起來繼續狩獵去吧!"

星奈爽朗的回道.

怪狩的操作需要充分靈活地使用PSP的每一個按鍵,這是相當複雜的東西,所以對于星奈這樣5級的高端玩家來講,現在會有這麼腦殘的操作失誤是絕對不可能的.

……難道說,她正是為了這次秒殺才一個人花了幾十個小時……?

雖說在網游里,也有以秒殺其他玩家為樂趣的人存在,但不是怪狩這個游戲吧!

"……操作失誤的話也沒辦法……好了,走吧……"

夜空抑制住殺意,輕聲說道.

【星奈】走了出去,我,【HAWK】緊隨其後.

然而,【NIGHT】不知為何向我們的反方向走去,直到某個適合的距離的那個瞬間!

"啊~~,我按錯鍵啦——~~(捧讀狀)"

用弩對著【星奈】射了出去.

嗖——!

【星奈】的腦袋被弩射穿了,血流不止.

"喂!剛才怎麼看你都是瞄准了的吧!"

星奈抱怨著.

"沒有瞄准哦,希望你不要說出這麼毫無根據的話."

"……哼,看你態度還行,這次就饒了你吧."

即使頭上插著弩箭,也能驀地一下站起來,【星奈】吃了回複劑.

因為防禦力很高,所以沒能一擊必殺.

"切……"

"你剛才咂嘴了!?果然是故意的吧!"

"喂!現在不是該吵架的時候啊!"

大概是嗅到了血的氣味——其實是我猜的,附近的陰影之中襲來了四頭巨大的狼.

我慌忙地操作【HAWK】拿劍擺好架勢.

"哼,小鷹你讓開,這樣的雜碎就由我來打飛吧."

話音未落,【星奈】拿著大劍沖向了狼群.

嘶啪!一頭狼被一刀斬殺了.

"啊哈哈,明明只是群爛狗還想忤逆我麼,還早了一百億年啊!笨蛋!"

第二頭也被解決了,【星奈】轉向了第三頭.

話說【星奈】的技術還真行啊.

大劍的威力雖高但是攻速遲緩,然而星奈面對行動迅速的狼也能刀刀命中呢.

"最後一頭!"

【星奈】向最後的狼沖過去的那個瞬間,

嗖!嗖!嗖!

腦袋上一支,背上兩支,中箭了……【星奈】血如泉湧地倒下了.

犯人夜空狂笑起來.

"好!虧我瞄准了這麼久——啊,不對……我是為了掩護你的,結果射偏了呢,對不起啦."

【星奈】力盡了.

畫面再次轉暗,我們又回到了初始點.

"你絕對是故意的!"

回到初始點的瞬間,【星奈】砍向了【NIGHT】.

嘶啪——!

【NIGHT】死亡.

連續三回的死亡,我們的任務失敗了.從狩獵場回到了村莊.

"……你這家伙……肉……"

"干嘛呀,笨狐狸……"

兩人的臉都抽動著互相怒視.

"呐……是要合作游戲的,一起加油吧……呐?"

總之我先勸架吧.

結果意外地,兩人都同意了.

"…….對嘛,下次任務的時候一起努力合作吧."

"……哼,等級5的天才美少女獵人大人,過來幫助你這樣的垃圾獵人……感謝我吧."

帶著不安,我們再次進行了任務.

"去死————!"

我的不安只持續了三秒.

看來她們是不可能和睦了,畫面剛剛切換完畢的瞬間,【星奈】全力揮劍砍向【NIGHT】

"哼,破綻百出啊!"

【NIGHT】說著,向旁邊翻過過去,回避了【星奈】的攻擊.

與【星奈】拉開距離之後,她取出弩連續射擊起來.

一支箭射穿了【星奈】的腹部,其他的都被回避了.

重新開始追逐【NIGHT】的【星奈】,不知為何突然停住了腳步.

"喂,誒!?為什麼會被麻痹了啊!?居然對自己人發射毒矢,真是讓人不敢相信啊!?"

對著發出悲鳴的星奈,夜空露出了殺氣滿滿的表情.

"我可是連一瞬間都沒有把你當做同伴哦.你就是塊肉!"

對著神經被入侵而動彈不得的【星奈】,【NIGHT】又射出了幾支箭.

【星奈】力盡了,畫面變暗.

"你這只狐狸……我干了你!"

再開之後,【星奈】猛地沖向了【NIGHT】.

回避了這次攻擊之後,夜空露出了猙獰的笑容.

"肉居然會動呢,真不爽啊.讓我把你碾成肉沫吧."

"明明是個畜牲居然敢挑戰神麼,我會讓你後悔的啊!"

夜空和星奈繼續著同伴討伐.

"死吧!只有殺人才能體會到活著的實感啊!"

【NIGHT】說著人間失格的台詞,毫不吝嗇地用出了毒矢,爆彈,陷阱等貴重道具來限制【星奈】的行動,然後用弩來狙擊.

夜空使用陷阱的方法真是相當的精妙,比如說一回避弩箭就會猜中捕獸夾啦,在正好是畫面的死角處挖一個落穴啦,她用著這些面對怪物對手完全起不了作用的,抓人專用的特化方法.

"渣滓就要像渣滓那樣跪下來舔我的腳!"

對手【星奈】也說出了像個邪惡帝王一般的台詞,她也攜帶著針對【NIGHT】而准備的解除異常狀態藥以及高級的回複藥.

【NIGHT】繼續敏捷地拉開距離,不停地進行射擊.

雖說大劍在打怪獸的時候能夠發揮極大的威力,與人類對戰的話,果然還是弩比較有優勢.

但是,真不愧是獨自一人成為5級的星奈,她在適應了夜空那迂回的戰術後,沖上去對著【NIGHT】進行致命一擊.

"難看地痛苦地翻滾著去死吧!"

"把你的腸子打爛,笨狐狸!"

在裝備和技巧上,星奈比較有優勢,在對人陷阱的設置方面,則是夜空占上風.

攻擊破綻的夜空,正面強攻的星奈.

兩人毫不退讓地展開了驚天動地的決斗.

但是為什麼怪狩游戲會變成這樣呢,完全搞不懂.

而我呢,不管那兩個傻瓜,適當的在野外采集著礦石和草藥.(即使任務失敗這些素材也會留下來)

……哇,真走運~~!輝龍石入手.

放學時間到了,這場莫名其妙的戰斗也終于結束了.

戰績是36對31,姑且是夜空的勝利.因為作為3級的獵人,把能夠入手的全部貴重素材全部消耗掉了(太傻了啊).所以在這麼繼續下去的話,恐怕就是星奈的大逆轉了.

"哼,果然游戲也不行啊."

"真是的,浪費了那麼多時間呢."

關掉PSP的電源,夜空和星奈都很不爽地抱怨.

"而且,最近的掌機總是有聯機功能呢,真討厭啊,為什麼非得要跟別人一起游戲呢."

夜空突然將怪狩和其他聯機游戲全部否定了.

星奈也點點頭.

"哼,就是這樣呢.為什麼連在游戲的世界里都要想辦法去迎合別人呢."

"恩恩.游戲這種東西就應該是一個人想怎麼玩就怎麼玩的啊.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著任性的事情.

"……你什麼時候迎合過別人了?"

"啊啊?"

"……沒什麼"

兩人互相瞪視,我則疲憊地點了點頭.

就這樣,累的要命的鄰人部游戲特訓大會終于結束了.

以下,是些廢話.

由于夜空和星奈悲劇的行為導致社團活動的游戲產生了悲劇性的結果,但是怪物狩人絕對還是一款受到大眾支持的有趣游戲,我回家後也繼續進行著游戲.

但是明明只差一個素材就能做出想要的防具了,但是怎麼刷都刷不出來……

無奈之下只能放棄了睡覺去,就在第二天的午休時.

我偶然看到同班的兩個男生正在教室的角落里玩著PSP.

仔細聽著他們的對話,正好是我在玩的怪物狩人.

——因為能進行道具的交換,"我想要這個道具啊,你有麼?","我用這個珍惜素材跟你換那個素材吧."如果用這種感覺來交流的話,也能創造不少搭話的機會吧.

我想起了之前夜空說過的話,下定決心從包里拿出了PSP,那他們的方向走去.

看到我走過來時,他們露出了畏懼的神情.

額,但是決不能在這里氣餒……只要說出我想跟你們聯機游戲,他們就一定會安心下來的!

我極力用出了友好的表情和口氣,小心謹慎地說——

"呐,我最近也在玩怪狩呢.你們有藍速龍王的頭麼,跟我交換好麼?"

……聽了我的話之後,兩人露出了抽搐般的笑容"當,當然可以.""其他的還有什麼想要的麼?白速龍王的角啦(有麼),紅速龍王的頭之類的,只要是能給的什麼都可以!"

"啊,我現在還沒有那麼好的素材跟你們換呢."

"肉,肉就行了!或者是回複藥啦.""還,還不行的話隨便給個草都行!"

"……這樣啊?不好意思啦."

釋然的同時,我也接受了他們的好意.

虧他們的福,我終于做出了一套強力的裝備.

……沒過多久,班上傳開了羽瀨川小鷹白天在教室里公然勒索的傳言.

這是為什麼呀……

上篇:第一卷 羽瀨川小鷹    下篇:第一卷 歡迎來到GALGAME的世界-羽瀨川家的瑣事
 

2009-2013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