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動漫日輕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織田信奈的野望 第一卷 第一章 做信奈的猴子吧! 
  
第一卷 第一章 做信奈的猴子吧!

相良良晴,高中二年級學生,現在不知所措中.

回過神來的時候,不知為何,自己正站在戰國時代的戰場的正中心.

"等下,這到底是啥啊?這里到底是哪里?!"

轟鳴的馬蹄聲!

清脆的洋槍的呻吟!

架著長槍的步卒們必死的咆哮!

怎麼看都是戰國時代嘛.

至于地點,是後來才得知的濃尾平原.

"哦哦,牛逼啊!比電影《七武士》還要來得有魄力誒!"

喂喂現在可不是高興的時候!

看到穿著學生服突然出現在戰場中央的良晴,兩軍的步卒無一例外的想著"是敵人的新手吧",兩邊的長槍刷刷地刺了過來.

"!我靠!喂喂!等下!給我住手!"

我躲,我閃,我躲,我閃!

巧妙地避開了兩邊刺來的長槍,良晴速度往山上的樹林逃去.

相良良晴,在躲避球課程上有著"閃避的阿良"的綽號,擅長逃跑.

雖然身高,體重,運動能力在男生中屬于平均水平,但是惟獨躲避他人投來的球的能力異常出眾.

順帶一提雖然躲避能力優秀,把球砸回去的能力實在差勁,否則早就會被學校的社團挖走了吧.

"可惡!冒冒失失的家伙!看老子不把你叉成串燒!"

"都叫你住手啊我靠!"

嗖—

嗖—

嗖嗖嗖—

突然五把長槍同時向良晴刺來!

"嗚哦哦哦哦哦哦哦——?"

良晴的身體下意識地向後去,奇跡般的黑客帝國式躲避!

腰好像發出了"咔"的一聲脆響.

"逃得真快,你丫是猴子嗎?!"

"說了和我沒關系了,你們的敵人在那邊!"

背上提包,良晴再次沖向山坡.

"哈…哈…哈…這夢…也太現實了點兒吧?好疼!臉上都出血了!"

"站住!"

一邊奔跑著,良晴一邊想:

這是夢,一定是的.

這是夢.

這是夢.

這是夢是也!

腦海之中除了放學以後從學校出來走上回家之路以外的記憶完全都沒有,大概在那之後,在家里的游戲機上玩著《織田信長公的野望》然後睡著了也說不定.

因此才會夢見如此荒唐的夢境吧.

不過和《織田信長公的野望》不一樣,在這個夢里貌似沒有能夠把這些雜魚士兵們一掃而光的超必殺技之類的東西.

多麼真實的夢境啊這是,良晴不由得想.

"還差一點就能逃進樹林里了!"

太天真了.

咻—

咻—

弓矢如同雨點一般從樹林里射來.

五支,十支,二十支.

金屬制的鋒利箭頭,如果紮進胸口一定必死無疑.

光是想想被射中都會覺得很疼啊!!

"開玩笑吧?!嗚哦哦哦哦~?!"

自從呱呱墜地以來人生最大的危機.

已經不能騙自己說在做夢了.

就算是在做夢,挨上一箭估計也會暈菜了.

平時一直懶懶散散的良晴,此刻腎上腺素全開.

我躲.

我閃.

我跳!

面對著突如其來的箭雨,千鈞一發地躲避著.

身體上各個關節都在咔咔作響,面對人生的危機也只能硬著頭皮上了.

"見識下老子躲球的神技吧!"

在這個炙熱的戰國時代的戰場上,良晴這個躲避能力得到強化的身體展示出了非凡的性能(?).

話說回來,貌似褲襠里面已經濕了一點點……

"丫真的是猴子嗎?!"

"完全射不中啊我日!"

失去了耐心的弓兵們從樹林中沖了出來,為了取走良晴的小命從山坡沖了下來.

"為蝦米總是針對老子一個人啊!!"

良晴匆匆忙忙地180度調頭逃竄.

嗚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已經稱不上語言的叫喊聲從東邊傳來,沖向河畔.

弓兵們穿著盔甲和兜具,更本追不上輕裝的良晴.

"面對敵人就知道逃跑!小丫的你真卑鄙!!"

"都說了我不是敵人是普通市民啊!!!"

如果過了這條河,應該能夠從這個戰場逃走了吧——

嘩嘩嘩——

費力地走過了河流,終于到達了對岸.

人到了必死關頭還真是能夠發揮出人意料的體力呢…良晴嘟噥著.

但是河的對岸出現的是,眾多身著高級鎧甲的家伙,換言之,這里是他們的本陣(就是大本營啦=w=恩恩).

在圍幛之中,良晴遇上了優雅地端坐著的本陣大將.

"我靠不是吧!!!!!!"

背後的旗印是,○中的兩杠橫線.

駿河的大豪傑,北海道第一強弓,今川義元的旗印.

"難不成…這里是今川義元的本陣咩?"

但是良晴很快發現了蹊蹺之處.

那個理應是今川義元的大將,竟然是個女的!

而且大大的眼睛閃爍的光芒,相當不錯的美少女!

"啊啦,你是哪一位?身上的鎧甲很奇怪呢?"

不愧是有著華麗的貴族趣味的今川義元.

明明身處戰場,竟然還穿著十二單(又稱女房裝束或五衣唐衣裳,是日本女性傳統服飾中最正式的一種——譯者按).

讓人感覺完完全全是在上洛(上京都朝見天皇,以證明自己擁有爭霸天下的實力——譯者按)途中的樣子.

良晴想道.

對了.

我一定是戰國游戲打得太多了,夢見了性轉換的今川義元了,嗯嗯.

話說回來還真的蠻多的誒,最近的戰國游戲里面性轉換的例子.

那樣的話,現在的選擇就只有一個!

良晴以迅雷不及掩耳盜鈴之勢在今川義元面前拜倒,伏下身子大喊.

"請讓我成為家臣吧!"

"我才不要!"

"一絲猶豫都沒有就回絕嗎?!"

"你秀逗啊?為什麼家門顯赫威震四方的本小姐非要雇用你這種來曆不明的可疑人物不可啊?元康,讓他給我消失掉."

"嗯~明白了~"

很快,從本陣的武士中走出了一個小個子武將,刷地拔出了自己的佩刀.

一臉的晦相,帶眼鏡的女孩子.

元康……難不成,松平元康?!不就是日後的德川家康麼?!良晴的眼睛都發直了.

德川家康.

老謀深算,最終成功統一日本的超有名腹黑武將.

但是在名為松平元康的時代,尚在今川義元的帳下跑腿.

照這麼一說的話,眼前的這個孩子還真有幾分小狐狸的感覺……(難不成這里是喜好Cosplay的女子集會所嗎?)

但是,現在沒有空閑慢慢欣賞這個"可愛的元康"了.

刷——

不知何時刀已經架上了脖子.

"你也聽到義元大人的命令了,乖乖地讓我干掉吧~"

"元康!等下等下等下等下!都跟你說了我不是敵人啊!"

"我呀,再怎麼說也是義元大人麾下的犬馬~請讓我好好完成工作賺取印象分吧~"

呼——!!!

"哇哇!"

慌慌張張地向後仰去.

千鈞一發之際,再一次黑客帝國式閃避成功.

良晴的內心在悲鳴,剛才那一下搞不好真的被嚇尿了……

"啊啦啦~?義元大人~,被躲過去了呢~"

"這個人的身法來看,一定是織田軍派來的亂波(方言:忍者)不會錯的!趕緊兩三刀把他收拾掉!"

"好~"

不行了現在想要侍奉今川義元是不可能了,良晴只能打消了這個念頭,再一次向著河岸奪路而逃.

"啊呀呀.請等一下嘛~這樣我會被義元大人責備的~"

呼呼地揮舞著手中的日本刀,松平元康用可愛的聲音喊著令人毛骨悚然的話.

如果能甩開的話……

但是元康的速度出乎意料的迅速,剛剛渡過河的良晴就被她追上了.

"乖乖地受死吧~"

"可惡啊!這樣的BadEnding我才不要呢!就沒有什麼武器嗎?"

良晴做好了和松平元康一戰的覺悟.

雖然和可愛的女孩子戰斗並非是出自本意——

與其那麼狼狽的死掉,不如像爺們一樣地戰上一回!

就算這不是夢境是現實也罷!

總之先把一旁陣亡兵卒手上的長槍奪過來!

但是這個士兵已經咽氣太久,手指卡得緊緊的,怎麼也拿不下來.

"誒呀~!有破綻~!"

"遭,糟糕!"

"小子,危險啊!"

不知何方神聖把良晴從元康的刀下拖開了.

身著今川軍的標志的小個子兵把良晴夾在腋下,嗖的一聲撇下元康跑開了.

真是危難關頭遇貴人啊!

"等一下嘛~"

帶著爽朗的笑容的元康遠遠地追來,但是小個子士兵根本沒有去理會她的意思.

這一次終于逃進了沒有埋伏的樹林里.

小個子士兵呼地長舒了一口氣,把良晴放了下來,背靠大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良晴低下頭向小個子道謝:"謝,謝謝!不過你為什麼要救我呢?"

"小子,你是織田軍派來的忍者不?看你這身手不像是一般人呐."

"誒?"

"咱家現在雖然侍奉著今川殿下,但是人家不喜歡咱家這樣的丑男呐,一點出人頭地的希望都沒有呐."

確實,小個子雖然年紀還輕,但是臉上淨是褶子,長跟個猴兒似的.

"所以咱家借著這場戰斗的混亂想投誠去織田家呐.小子,能把咱家引薦給織田殿下不?"

原來交戰的另一方是織田信長啊……良晴這樣想到.

"咋地?"

"難得你救了我,大恩大德感激不盡,不過我不是織田家的忍者啊."

"搞錯了呐?"

"我叫做相良良晴,只是個普通的高中生啦.

"去盡孝(日語高中生和孝行せえ讀音相近)?咱家也想早點出人頭地回去孝順老娘呐."

"不對不對,那個……對了對了!我啊,不是武士!"

"咱家本來也是一種地的呐.不過現在是亂世,只要能在戰場上立下大功指不定就能出人頭地呐.咱家的夢想就是有朝一日能當上一國一城之主呐."

"一國一城之主……"

"嗯呐.好男兒生于亂世,這點志向都沒有那可不行呐!因為城主什麼的,身邊可是美女大把大把的呐!"

良晴不經意地緊緊握住了眼前的猴臉小個兒的手,大聲地喊道就是這個!!

和平的現代日本的話還不怎麼好說,但是既然來到了戰國時代(?),那就要搶地盤,搶城池!然後把城里的漂亮女孩子全部搜羅來,當一個牛逼哄哄的人物!

這才是男子漢應該有的人生價值!

失去了野性和野心的現代人喲,你們聽到了嗎?!

"大叔!咱倆很合得來啊!"

"咱家也這麼想呐!你和咱家一樣,很喜歡美女吧!"

"是啊,雖然Real世界里沒有女朋友,不過腦內可是有著後宮的!"

"里耳魯?猴工?那是嘛玩意兒?"

"你真是好人,而且還救了我的命!我願意為大叔的夢想賭上一把!咱們一起去織田軍吧!"

"哦哦謝謝你啦小子!不如你就做我的小弟吧!"

"好啊!好啊!如果有一天大叔當上了大名(日語:諸侯),漂亮的女孩咱們一人一半!"

"嗯!一言為定呐!"

兩個癡漢男人握著手從地上站起,向著西邊的街道出發了.

良晴根據自己腦海中戰國游戲的知識,慢慢回憶著戰國時代的日本地圖.

這里大概是尾張和三河的國境,三河的大名松平元康現正在今川義元麾下.現在往東邊的三河方向就是今川的領土,相反西面的尾張方向就是織田家的領土了.

今川義元是個看重家世的家伙,相反織田信長則不論是農民還是小兵,只要是有才之士都有可能得到提拔,是個相當開明的大名(以上都是良晴從戰國游戲里面得來的知識.)

但是就在走出樹林邁向街道的刹那,猴臉小個子突然一身悶哼捂住了胸口,痛苦不堪.

"士兵大叔,你怎麼了?"

"……好像是被流彈擊中了呐……看來運氣不太好呐……"

"怎…怎麼會這樣?!"

瞬間,胸口的盔甲就被鮮血染紅了.

不會是真的吧,人,不會這麼簡單的就死掉吧?

良晴的臉色眼看著發青了.

忍住發抖的身軀,把小個兒士兵扶到了道路一旁的地藏菩薩旁邊.

"……小子呐,咱家看來是要交待在這兒了,你一個人走吧."

"我怎麼可以放下大叔一個人走啊!"

"追逐著自己的野心的家伙什麼時候死去都不奇怪呐,這是這個戰國亂世的常識啊……咱家的這個野心,這個願望就叫給你了…替咱家實現這個當上一國一城美女如云的夢吧……"

"大叔……"

"咱家……還沒到大叔那個年齡呐…"

仿佛心髒在這一刻停止了跳動一般,士兵漸漸地閉上了眼睛.

"等…等下大叔!你的名字究竟是?等到我有朝一日出人頭地,一定要給大叔你造一座超牛逼的墳墓啊!"

"咱家的名字叫……木下……藤吉郎……"

"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再見了呐,小子…好好活下去啊,為了美女如云的野心."

等下等下等一下!木下藤吉郎,不就是日後的豐臣秀吉嗎?!!!!!!

出身農民之家,侍奉過織田信長,最後成為了萬人之上的男人.

日本曆史上最為出人頭地的人物,英雄中的英雄,不就是豐臣秀吉(木下藤吉郎)嗎!

照這麼一看,小個子,猴子臉——喜歡和人套近乎,一定是秀吉不會錯的.

"大叔,不要死啊!如果你死了話,日本以後的曆史就變得一團糟了啊!你如果不去侍奉織田信長的話,那就——"

"……信長是誰啊……織田殿下的名字是……信……na……(信長的發音是nobunaga,信奈是nobuna,就差一個音節)"

木下藤吉郎,日後的戰果大名——羽柴秀吉,最後成為萬人之上的豐臣政權的建立者,一代英雄——豐臣秀吉,就這樣以一個兵卒的身份靜靜地死在了良晴的手中.

這個……好像和游戲情節不大一樣.

"到……到底是怎麼回事啊?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

難道一切真的是做夢麼?

不經意地碰到了臉上那個的傷口.好疼……

被長槍刺傷的地方再度裂了開來,血順著臉頰滴了下來.

"是嗎.木下氏已經逝去了麼……南無…阿彌陀佛"

背後傳來了口齒不清的少女的聲音.

不經意地回頭一看,背後站著一位身著鎖子甲和忍者服的少女.

少女雙手交叉在胸前,仿佛小貓一般的身材既嬌小又苗條,說話還是有些含糊.

在現代的話大概是小學五年級的年齡吧,良晴想到.

從脖子到嘴都用大大的面罩遮著,僅僅露出了眼睛.

紅色的瞳孔讓人看得發寒,睫毛修長得有些不可思議.

"在下的名字是,蜂須賀五右衛門.正在尋找能夠代其(替)木下氏的新的屬(主)君."

雖然用的語調很有忍者的感覺,但是說著說著又咬到了舌頭.

"呀,抱歉,在下,對長的台詞不太擅長."

"你是藤吉郎大叔的朋友嗎?"

"是同伴.木下氏在外作為士兵戰斗,在下在其影子下暗中協處(助),一洗(起)合力,然後一洗(起)出人頭地,就是這樣的約秀(束)."

"好像三十個假名左右就是極限了呢."

蘿莉忍者——五右衛門在面具下的臉砰的一聲紅了.

"啰…啰嗦.請告訴在下,你的名字."

"相良良晴."

"那麼,從現在起,在下將率領'川並眾’,從此侍奉相良氏."

"我是沒問題啦,不過我現在身無分文而且無家可歸,可發不出工資啊."

"只要成為了織田家的侍臣就可以了.只要從那里得到的工資里支出就好."

"嗯——藤吉郎大叔的話說不定可以當上侍臣沒錯啦,不過我對這個世界的事情根本是一無所知啊."

五右衛門的面具下發出了呵呵的笑聲.

"相良氏,請給我一根頭發."

啪哧——

五右衛門從良晴的頭上拔下了一根頭發,然後從胸前取出一只草人,把頭發放進了草人里.

"怎…怎麼回事?那個該不會是想把我咒殺掉吧."

"這是成為在下宿主的契約."

"詭異的契約……蓋個章不就好了."

"相良氏,請成為我們的棲身之木出人頭地吧.那是你和木恰(下)氏的約秀(束)不是麼?"

"是嗎,這是和大叔的約定啊——我明白了,一定要成為織田家的侍臣給人看看!"

事實上,藤吉郎的眼光很敏銳.

曆史上,正是當時弱小的織田家在此後取得了天下.

但是,沒有了名為藤吉郎的英雄的輔佐,織田家此後的命運將會何去何從呢,這一點就連良晴本人也不清楚.

曆史已經被改變了.

但是即便如此,為了替藤吉郎完成成為左擁右抱的一國之主這一崇高(?)理想的遺志,我一定會運用無數戰國游戲所積累的(微妙的)知識盡力而為的!良晴暗暗下定了決心.

此外,如果能夠順利活下去的話說不定有一天能夠找到回到原來世界的方法.

"相良氏,戰斗仍然在繼續,最好舉起織田氏的旗杆拿上長槍比較好."

"啊啊,雖然還不會用長槍,不過盡力而為吧!"

"呵呵,果然這點和木下氏一模一樣呢,年紀輕輕真是個好好先生."

"說不定只是個單純的笨蛋哦?"

"呵呵,這點也是一樣呢."

五右衛門雙手結了個九字真言印,小小的身體瞬間被飛舞的樹葉包覆,然後在散落的葉片中消失了.

果然還是游戲咩?

不對,一邊的藤吉郎大叔的尸體再怎麼說也現實得過頭了.

這就是現在所經曆的現實.

如果戰敗的話,等待的只有死亡.

如果是這樣的話,現在就不是喊著"回過神來怎麼就在戰國時代了啊啊啊啊"然後瑟瑟發抖的時候了.

"大叔,你的夢想,由我來繼承!這是為了吊唁你而進行的戰斗!唔哦哦哦!!"

良晴穿上了藤吉郎的鎧甲,拿起了武器,全力地奔向了濃尾原野的廣袤戰場之中.

戰場上,一進一退的攻防戰正在進入焦灼.

背著織田軍的旗杆的良晴,正向著今川軍的兵卒隊進行突擊,有生以來第一次揮舞起了長槍.

但是,就算面對的是殺死藤吉郎的敵人,對毫無憎意的人痛下殺手果然還是做不到啊.

游戲畫面完全沒得比的現實場景,清晰得都能看清兵卒們臉上的褶子.

我擦這些都是活生生的人嘛!良晴真想放聲大喊.

(不會錯的,怎麼看我現在都是來到了戰國時代,但是究竟是怎樣……)

喵的不管了!

這種事情等活下來以後再說吧!

"喝啊啊啊啊啊啊!!"

胡亂地揮舞著手上的長槍,不讓敵人畢竟已經是極限了.

敵人的兵卒們也身著著甲胄,怎麼看良晴個菜鳥也毫無勝算.

面對敵人揮來的刀和槍,"閃避的阿良"借著躲避球的神技一一閃躲著.

如果沒有這個特技的話,大概良晴早就已經去閻王殿報道了.

大約經過了一個小時不到,草原上的較量仍然在繼續著.

"哈…哈…哈……"

良晴光是閃躲就已經是極限了,連一個敵人都沒有打倒——抑或是壓根沒有殺人的打算.但是即便如此,戰況還是開始變得對織田軍有利了.

"各位!鼓起勇氣來!還差最後一擊了!"

騎著軍馬的武將,高喊著沖向了前線.

看到了粉碎敵方前線的好機會,騎兵隊開始了突擊.

"士兵們!誰還有余力的,趕緊回到本陣,保護主公!"

但是兵卒們仿佛滿腦子都裝著消滅敵人的想法,誰都沒有往本陣走.

我既不想殺人,而且現在的戰況也對織田軍有利——

良晴腦袋里一盞小燈一亮.

(回本陣吧!)

一邊用雙腳往本陣趕,良晴抽空瞥了一眼指揮騎兵隊的武將,雖然全身上下都包裹著鎧甲,但是竟然又是一個女孩子.

(先是今川義元和松平元康,現在連這個織田家的武將都是女孩子,這個世界太瘋狂了點兒吧……)

一邊這麼想著,良晴舉著長槍回到了織田家本陣.

看來是經曆了相當程度的亂戰,就連守衛大將的近衛兵都已經沖上了前線,本陣里面空空曠曠的沒剩下幾個人.

在那里,不是什麼時候殺到的今川軍的敢死隊正在發起進攻.

織田信長,山窮水盡的危機!

(唔哦哦哦哦哦?藤吉郎大叔嗝屁了,這下如果連織田信長都翹辮子了的話日本的曆史就沒辦法修正了啊我靠!)

秀吉之所以能夠在之後取得了天下,是以此前信長將整個亂世幾乎統一為前提的.如果這兩個人都提前死翹翹了的話,此後侍奉著這兩個人然後慢慢等待機會奪取秀吉的天下的德川家康(松平元康)的日本統一大業估計也就打水漂了.

誰都無法統一亂世,雖然這樣下去的話此後的日本到底會怎樣良晴並不是很清楚,但是作為一個戰國游戲的愛好者也絕不能認同這種事情的發生.

除此以外,感受到了真正的戰國時代氣息的良晴,渾身的血液都已經沸騰了.

那個貌似是織田信長的大將現在正被今川軍的敢死隊團團圍住,良晴雖然沒有什麼信心但是依然果斷地沖了進去.

刺向大將胸口的槍頭,被自己的長槍打落在地.

(千鈞一發之際終于守住了信長的命啊!這一刻,曆史的車輪轉動了!)

太牛逼了!老子在這一刻,介入了曆史的長河!

雖然是令人感動的時刻,但是仍然身處敵人的包圍之中.現在壓根沒有閑暇去看信長到底長什麼模樣了,現在的首要之事是成為大將的盾牌保護主公.

"為了成為織田家的侍臣,窮浪人——相良良晴,在此參上!"

"織田軍的新兵!"

"只有一個人,先把他干掉!"

為了打倒大將,必須先把身為盾牌的良晴干掉.

今川兵們一起向良晴撲了過來.

"哦啦哦啦哦啦哦啦——!"

良晴心都急出褶子了,本陣實在是太過狹小,敵人數量也太多了點兒.

糟糕!如果再讓敵人接近的話,接下來的攻擊就躲不開了.

我的躲避球鍛煉出來的能力,基本上只能對應遠距離和中距離的攻擊,如果是半徑一米以內的話就不適用了!

"如果靠近的話你們的小命就沒了哦哦哦哦!喝啊啊啊啊啊啊!"

良晴大聲地喊著,把手里的長槍舞得跟車輪一樣.

但是——

"這家伙是門外漢!"

"大家一起包圍起來用槍插死丫的!"

"我靠露餡兒了!"

廢話,當然會露餡了.

這個時候,傳來了砰砰的什麼東西破裂的聲音,腳下的煙霧慢慢地升起.

視線被白色的煙霧籠罩了,什麼都看不見.

"咕!"

"嗚哇!"

"呼呀!"

然後,煙霧隨風飄散,良晴的視線開始變得清晰.

襲擊本陣的金川軍士兵,全部氣絕倒地在了良晴的腳邊.

(原來如此,是五右衛門干的呢)

聽說在戰場上,讓人昏厥比起殺人更加困難.

如果沒有相當的能耐的話,要做到這一點絕對是不可能的.

(這麼說那個蘿莉忍者,雖然是個口齒不清的丫頭但是實際上很牛X?)

就在良晴呆呆的張著嘴發呆的時候,背後的馬蹄聲從遠而來.

"主公,這場戰斗我方大勝!您沒事吧!"

是剛才率領騎兵隊向敵方前線沖鋒的勇敢女將.

年齡看上去和良晴差不多的樣子,漂亮的雙眼和眉毛里透著一股子強烈的意志.長得不賴啊,良晴心說.

(嗯?)

這麼一看的話,鎧甲的胸部的部分好像大得有點奇妙呢.

(巨…巨乳……????)

就這麼不經意地盯著對方的胸部看了起來,馬上的女孩感受到了色情視線的照射,不由得發出了"呀啊!"的悲鳴.

"你你你到底是什麼人!明明明明是個小兵竟然敢偷窺我的胸部?!"

"啊?對不起!這樣的巨乳的女孩子我還是第一次在現實中間看到所以一不小心……"

噼噼啪啪的怒火聲在良晴的耳邊響起.

剛才還是英氣逼人的女武將,現在因為壓抑不住內心的怒火身體微微地發抖著,漲紅著臉抽出了刀.

漂亮的眼睛里浮出了的淚水.

"沒,沒禮貌的混蛋!一刀砍了你!!"

"抱!抱歉!啊!"

良晴正想倒地逃跑的那個瞬間,一直坐在本陣之中的大將開口了.

"住手吧,六!那家伙姑且也算救了我一命,總得打賞一下."

"什麼?那是真的嗎?"

"是啊,在長槍快要刺中我的時候救下了我.此外,雖然我也沒有看清,但是他用了奇怪的法術把今川家的家伙們全部打倒了."

"……原,原來是這樣.遵…遵命."

對啊,在這個本陣里,有織田家的大將在啊!

剛才那段單騎救主還真是要命.

織田信長.

毫無憐憫之心地蠻橫地統一了戰國亂世,被稱為魔王和霸王的男人——

再怎麼說,連信長都變成女孩子這樣的事情發生的可能性——

"信長大人,請務必雇用我做您麾下的兵卒!"

咣!

抬起頭的同時,穿著草鞋的腳底朝著臉踢了過來.

"唔哈!"

"哈?信長是哪路神仙啊?本小姐的名字叫,織田信奈!信∼奈∼!"

"誒誒誒誒?"

"你到底是那根蔥啊?就連自己要侍奉的主公的名字都記不清楚?你腦子不會秀逗了吧?"

良晴被踩著臉,抬頭看著眼前這位毒舌的大將.

茶色的長發,隨意地被紮得像個茶筅(古代的調茶工具,日本茶道中常見,用以攪拌擊打茶湯,使之發泡)似地垂在腦後.

也不知是剛去東山采過礦還是南山挖過煤,臉上,額頭都黑得跟炭似的.寬大的浴衣半開著,一只手伸在外面.太刀和脅差用草繩隨隨便便地和打火袋(一種工具袋,內裝火石和引火器具,給種子島等洋槍點火之用)和葫蘆紮在一起,從腰到腳上則蓋著顏色鮮豔的虎皮.

左肩上站立著馴養的老鷹,從犀利的眼神來看好像很猛的樣子.

右肩上則扛著出自于南蠻的種子島,長長的槍身散發著烏黑的光澤.

這身打扮該說是像太妹呢,還是歌舞伎好呢…總之實在是穿越得太過于獨特了.

真是和被稱為"尾張大傻瓜"的織田信長的年輕時代相應的裝束呢,良晴不由得想到.

不過……

"你白癡兮兮的在看什麼東西啊?我是織田信奈!尾張的守護大名,織田家的主人!"

良晴又發現了不太一樣的地方.

這次不一樣之處,有兩個.

第一點,名字和原來稍微有點不一樣.

第二點,性格好像超級沒耐心而且任性得要死——而且這高高的音調,纖細的腰肢,鼓起來的看上去很柔軟的胸部——怎麼看都是個女孩子.

如果能夠換掉這身超級歌舞伎一樣打扮的詭異裝束的話,說不定還是個相當可愛的女子——不過這煤球臉實在是黑得讓人沒法保證原來的臉到底長啥樣啊,良晴心想.

不過,炯炯有神,仿佛有著生命一般閃耀著的雙瞳,好像很漂亮的樣子,嗯,好像是.

"喂,你叫什麼名字?"

啪哧.

把種子島的槍口插進了我的嘴里然後問道.

如果答不上來一定會開被開槍崩了的!

但是嘴里含著東西要人怎麼說話啊我靠!

"さ……が……ふがふが……は……る(撒……嘎……呼哇呼哇……哈……路)"

"哈?完全聽不到嘛!我啊,可是最討厭沒用的渣滓了哦?再說一遍"

"さ……が……ふがふが……は……る"

"我知道了.'撒…(中略)…路’是吧,原來是猴子呢,你的名字."

"等下!呼嘎呼噶…把槍給我拔掉!"

"你丫吵死了!"

咚——的一腳,良晴被踢飛了.

"你穿著誰都沒有見過的衣服,剛才也是只會哇哇叫著傻兮兮地揮著長槍,然後又用奇怪的招式打倒了今川家的士兵,怎麼看都不是人類的所作所為呢.綜上所述,你就是猴子了!"

"開什麼國際玩笑,老子是人類啊!不對,應該說是從未來而來的無限接近于神的存在!好歹也救了你一命,怎麼說也得有點感激之情吧!"

"第一點,我可不認為像你這樣奇奇怪怪的家伙是和我一樣的人類.第二點,我是個合理主義者,不信神不信佛也不信妖魔鬼怪.綜上所述,結論是——你就是比人類要下賤的存在!"

"狡辯啊我靠!"

"不過嘛,看上去樣子好像挺像雄性的人類的,貌似也可以嘰—嘰—地說上兩三句人話.總之你一定是野獸和人類的中間物種——換言之就是猴子!除了猴子不可能是別的東西了!"

眼前這個信長…不對,應該是叫信奈的丫頭呼呼地用鼻子吹著氣,擺出一副"真X只有一個"的樣子用手指著良晴.

"不過既然能夠救了我一命,看來還是個稍微有點優點的猴子呢.作為獎賞,要讓我飼養你也可以喲?"

說著就朝著臉又踢了過來.

良晴唰地起身閃開了.

剛才的第一下,實在是因為沒有防備所以被踢了個正著.

同樣的招式對躲球士是沒有用的!

看到自己的必殺攻擊被回避了的信奈,反而是大發脾氣.

"等等你干嘛要逃啊?乖乖閉嘴讓我踢上來不就好了?你這樣還算是動物嗎?"

"唔哦哦哦,你這個女人到底是想怎樣啊!稍微給我消停點兒,我可是人類啊!"

"得…得意忘形的死猴子!竟敢管自己的主人叫'這女人’?!"

"我的名字叫相良良晴!誰要做你的寵物啊我靠!"

"寵…物?那是啥,猴子語麼?"

"我是說才不要當被你飼養的猴子呢!別鬧了,趕緊雇我當你的士兵吧!"

兩個人就這樣大眼瞪小眼地互相斗著氣.

一介莽夫對公主大人竟然敢如此無禮!果然還是砍了吧,從軍馬上翻身下來的女將在信奈的耳邊說道.

"六,確實把他砍了是很簡單的事情,不過這可是從天而降的稀有的猴子哦?不知道為啥還會說人話呢,我決定了,一定要養."

"都說了老子不是什麼觀賞動物!"

"公主,這個人又在口出狂言了!果然還是咔嚓了吧!"

"行了,在這場沒意義的戰斗里小姓也損失了不少——而且眼下,正是需要男人的時候."

"……嗯嗯.的確是如此呢.現在公主確實是需要男人的."

"那樣的話就帶上這只猴子吧,六!現在馬上出發!"

"遵命.我柴田勝家,從此往後也將守護公主殿下的左右!"

原來如此,這個咪咪很大的女孩子原來就是信長麾下的猛將——柴田勝家啊……確實很有運動社團的美女那種勇猛無雙的感覺呢……良晴心想.

話說回來,六好像就是柴田勝家的小名呢.

但是話說回來,所謂需要男人,難道是說替織田家傳宗接代麼……那不就跟做種馬一樣麼……雖然也有這個可能……等下等下,要跟那樣的髒小鬼做這種事情還是算了吧!

良晴正在腦海中和這工口妄想作斗爭的時候,不知何時被繩子套上了脖子.

信奈握著繩子的另一頭,跨上了自己的愛馬.

"你就用自己的腳跑著去吧,反正是猴子,應該沒什麼問題吧?"

"給我等下!唔股嗚嗚嗚!別拽啊要死了要死了!!"

"真是廢話連篇的猴子呢,還是砍了吧?"

"不行哦六,這是我飼養的猴子,如果擅自砍了的話我就要生氣了."

"你們兩個給我差不多一點,不要若無其事地驅馬跑起來啊!腦袋要掉了啊啊啊啊啊!唔哦哦哦!信奈你大爺!你才更像猴子哦哦哦哦哦!!咱們走著瞧啊啊啊啊啊!!"

為了不讓身首異處而在信奈和柴田勝家的馬後面拼死奔跑的的良晴突然閃過一絲回憶.

好像某個電影的主人公也有遇到這樣的遭遇呢……以前看過的……叫啥來著?

啊啊……對了……好像是《人猿星球》吧……

被繩子牽著腦袋往山坡上沖鋒的良晴大喊"五右衛門救我啊啊啊啊!"但是奇跡並沒有出現.

可能是因為信奈她們在場的關系而不願意現身吧.

"因為被今川軍妨礙的關系,徹徹底底地遲到了呢.喂猴子,趕緊把池水給我打上來."

"哈?"

氣喘籲籲的良晴,此刻正像一條死狗一樣趴在山腳下的池塘邊.

信奈翻身下馬,毫不客氣地咚——地踩在良晴的屁股上.

"咳咳咳!"

柴田勝家吧士兵們配置在了池塘的周圍,不讓不明真相的圍觀群眾接近信奈一行.良晴見此向信奈問道.

"呐,為什麼要把池水打上來啊?難道是因為口渴了嗎?"

"你白癡啊!真的比猴子還蠢呢.沒看見我腰上別著的葫蘆麼?葫蘆里面有水我干嘛非要喝池水啊?你眼睛瞎了嗎?"

"看到啦!白癡的是你這副所謂的時髦打扮好不好!"

"又在說奇怪的猴子語了呢.喂,拿著葫蘆去打水吧,別這麼看平時這樣掛在腰上其實還是相當重的呢."

"哦哦."

啵啵啵,一個個裝著水的葫蘆像弓矢般朝臉上砸了過來.

"如果敢弄丟一個的話就讓你腦袋搬家哦."

死女人給我走著瞧,良晴把牙齒咬得咔咔作響.

"喂,別發呆趕緊給我打水!"

"說好了啊,如果我把水打上來,就不許把我當寵物看!正兒八經雇我當兵!"

"知道了知道了,如果你能打上來…的話呢~"

所謂需要男人,原來是為了進行這樣的體力勞動啊……良晴晃晃悠悠地站起身.

嘛,總比從這樣猴子般的野丫頭嘴里說出"做我的種馬吧"什麼的要正常的多.

如果能打上來的話……?良晴皺起了眉頭.

"到底要打多少水上來的說?"

"全部啊.打到池子見底為止."

"給我等下!!!!!!!不可能的把!到底要打多少寶特瓶才夠啊?"

"哈?寶特瓶是啥?少廢話趕緊給我干活去."

"完全不知道你要干嘛?!人類如果老是重複著單純的勞動會變成神經病的好不好!"

"哼.你果然不是這一帶附近的人呢."

信奈一屁股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拿起葫蘆喝起了水,不耐煩的解釋道.

確實事情好像很麻煩的樣子.

"這個'雄蛇之池’里,傳說寄宿著什麼龍神呢.因此,村里人每年都會把少女作為人柱去祭獻."

"不是吧.相當迷信的村子呢."

"就是啊,明明世上就沒有神佛之類的東西的.那樣的東西,不過是人的腦袋里的無聊臆想,換言之就是幻覺而已."

"不愧是合理主義者呢."

果然這家伙就是這個世界里面的織田信長呢,良晴心想.

但是怎麼看都不像是領導日本中世進行革命的天才的樣子啊.

怎麼看都是個發育不良髒兮兮的野丫頭而已.

"真是的,所以說我早對這個充滿白癡的世界絕望了.看吧,六旁邊不是站著個苗條的美少女麼?那就是今年的生祭,就是人柱了."

順著信奈手指的方向看過去,不遠處站著一個穿著和服的少女,正臉色發白瑟瑟發抖,

確實是個長相不錯的女孩兒.

青色的長發閃閃發亮,配上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好像游戲里面不幸的女主角一樣.

"把那……那樣的女孩子沉到池子里?爆殄天物啊!!"

"是啊.所以說本小姐要讓這個村子里的愚民們知道,這個池子里根本就沒有什麼龍神存在.為此才要把這個池子的水排空才行,不過因為被今川的家伙們妨礙了,現在能用的人手明顯不夠了."

良晴的眼中,閃耀著寶石般的光輝.

藤吉郎大叔喲!

終于讓我遇到了,能實現我們的夢想的機會!

請你看好了!

"好—嘞,明白了!把水給你打個底朝天!作為交換,把那個孩子介紹給我認識吧!"

"……哈?"

"做什麼龍神的祭品實在是太浪費了!告訴那些白癡村民龍神什麼的只是迷信而已!然後那個女孩子我就當女朋友收下了!約好了啊!!"

"等,等一下啊?"

毅力!

毅力!

男子漢的毅力!!!

……

也不知過去了多少時間.

無聊的蘿莉忍者——五右衛門為了打發時間,用土遁和水遁之術幫忙把池子里的一部分水引進了河流里,但是即便如此,良晴還是靠著自己的雙手,把池子里近乎一半的水打了上來.

對美少女的那種近乎變態的執念,不愧是藤吉郎大叔所看中的(變態)小弟.

當夜幕降臨的時候,終于把這個"雄蛇之池"的水撈得一滴都不剩了……

"你真的很厲害呢……這份毅力,果然不是一般的猴子所能擁有的呢……"

良晴的舉動,讓信奈都不由自主地欽佩起來.

織田信奈向來是很中意有實干精神的家臣的.

池子里的水撈空了以後,所謂的龍神傳說終于也得以大白于天下.

池底根本就找不到什麼龍神的影子,只有一條大大的鯉魚在里面盡力地跳著.

目擊了如此光景的村民們開始竊竊私語起來.

"好了好了,大家都看到了吧?這條鯉魚,就是你們天天供奉的龍神的正體!人柱之類的無聊儀式從今天開始永久禁止!反對者一律死刑!"

村民們相互說著"真是太可怕了","和信奈大人說的一樣啊"之類的話,悻悻地向著各自的家散去了.

然後,用毅力和氣勢通過了這一試煉的良晴——

"哈……呼……哈……啊,把那,那個女孩……介紹……給……"

"那個女孩子的話,為了和未婚夫一起來道謝現在已經回家去了哦."

"……誒?……?!"

"你也高興一下嘛,剛才那個孩子好好地向本小姐道謝了呢.做了好事以後心情就是舒暢呀~呵呵呵~"

噗通.

相良良晴,狀態:死亡.

趴在地上,隱隱約約能聽見喲喲喲的哭泣聲.

"喂你倒下去是想怎樣啊?作為獎賞,我決定提拔你當小兵了.猴子都能當上士兵可是特例中的特例哦,好好地感謝我哦?喂你到底有沒有聽我說話啊死猴子?"

咚——一腳踩在了後腦勺上.

但是被晴天霹靂般的事實轟進了馬里亞納海溝的良晴早就連反抗的聲音都發不出了.

(……哈哈……啊哈哈哈哈……未婚夫……喵的不能早點說啊啊啊啊啊我靠……)

這一發自肺腑的咆哮,在良晴的心中久久地回響……

上篇:第一卷 插圖    下篇:第一卷 第二章  這樣啊
 

2009-2013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