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動漫日輕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動漫日輕 SAO刀劍神域 第五卷 死銃篇 第三章  
   
第五卷 死銃篇 第三章

夜幕降臨.

低垂的云朵,被開始西斜的太陽的淡黃色陽光染成黃色.

散布在淨是岩石與沙子的荒野上的已是舊時代遺物的高層建築廢墟所描繪出的影子正在逐漸變長.如果還要繼續待機一小時的話,就不得不考慮換上夜間戰用裝備.

使用到夜視儀的戰斗,為了消除殺與被殺時的緊張感,但這並不是詩濃喜好的原因.在陽光消失前,難道目標隊伍不會出現了嗎,詩濃蹲伏水泥掩體的陰影中歎息著.而且,和詩濃一同郁悶地趴在那里的五名伙伴,毫無疑問也都在考慮相同的事.

就像全員內心的寫照片段一樣,團隊中的一人,在腰前掛著一把小口徑短柄機槍,擔任前衛職務的男子低聲嘟囔道:

"真是的,要等到什麼時候啊我說戴因啊,他們真的回來嗎?這些不是騙人的吧?"

被稱作戴因的,身材高大,一副粗俗容貌的小隊【公會】領袖,撥弄著肩膀下挎著的大個突擊步槍,搖了搖頭.

"那些家伙在這三周內,近乎每天都是同一時間,同一路線外出狩獵.我親自確認過.確實今天他們這次來的有些遲,也有可能是被路上的MOB【怪物】黏上了吧.會給你加錢的,你就別抱怨了."

"但是啊."

前衛男子,還是用不滿的口氣回答道.

"今天的獵物,確實是前周襲擊的同一幫人吧?他們可能出于警戒改變路線了"

"我在這里都潛伏了六天了.他們在被襲擊之後,依然走這條路去相同的狩獵場.他們是一幫專職狩獵MOB的強化小隊"

戴因的嘴邊,掛起了嘲笑的笑容.

"無論被襲擊多少次,即便儲蓄都被搶走,只要以後狩獵掙回來就好了,他們就是這樣想的.他們對于我們這種對人小隊來說是個極佳獵物.再來個兩三次也能得手."

"但是啊,我還是不信.一般來說,被做掉一次後一定會采取某種對策猜對啊."

"遇襲的第二天可能會警戒,但很快就會忘記的.因為領域MOB的算法每天他們都會在一起.經常進行這種狩獵行動,他們也變得和MOB一樣了.是一幫毫無尊嚴的家伙."

聽起來有些不愉快,詩濃再度把臉埋進圍巾中.感情的起伏讓勾著扳機的手指也遲鈍起來.雖然她都明白,但心中對于自以為是的戴因還是火冒三丈.

對于每天例行公事似的狩獵MOB而強化的隊伍嗤之以鼻,那我們這些PvPer【對人團隊】,就像是不會因為幾次潛伏並襲擊他們的這個做法而損傷自身的尊嚴似的.與其在中立區域耗費幾個小時等候,還不如去地下遺跡迷宮和高等級的團隊交戰一次比較好,收入的差距也會很大.

當然,如果敗北的話,裝備掉落到並"進入死亡狀態"的可能性很高.但這才是戰斗.只有在緊張感中,才能鍛煉靈魂.

詩濃被戴因的隊伍邀請時再兩周前.參加之後立馬就後悔了.雖然是一支對人戰的部隊,實際上也專門挑些自己占絕對優勢的對手下手,像是危機狀態,甚至算不上危機就立馬撤退,是一支安全第一的集團.

但詩濃到現在,對小隊的方針從未有過異議,只是默默地遵從戴因的指示扣動扳機.這並不是處于忠誠心.而是在為以後與戴因敵對,站在戰場上的時候,積蓄資料,從而解讀其思考,行動,爭取一擊必殺用一顆子彈貫穿其眉心.

完全是在性格上不喜歡對方,但在上次的BARRETTOFBULLTES中,這位進入了第十八名的男子其數值,與肩膀下挎著的稀有"SIGSG550"突擊步槍射出的五點物流毫米口徑子彈的威力都是貨真價實的.

戴因繼續說:

"大體上,為了狩獵MOB而聚集的都是些拿著光學槍械的家伙,應該不會准備充足的對人用實彈的.充其量,支援武器最多也只有一把.要打敗他們,今天只需要詩濃的狙擊槍了.對于作戰來說是沒有任何死角的.對吧,詩濃."

對于話風突然轉向,詩濃只是點了點埋藏在圍巾中的臉.依然沒有說任何話,像是在表達不想參加會談似的.

戴因無聊般的發出鼻音,其他攻擊者隊友也向著詩濃笑了笑,說:

"嘛啊,就是說啊.詩濃的遠距離距離毫無疑問是有著優勢的啊,這點沒有改變過.——對吧,小詩濃."

表情放松露出笑容,即便如此還是趴在掩蔽物的陰影之中,攻擊隊友們來到了詩濃身旁.

"今天,有時間嗎?我想提高聚集機能,想和你談談.能和我喝杯茶嗎?"

詩濃把視線很快的轉移到男子腰下掛著的武器.是實彈系的短機關槍,"H&KUMP"也是這名男子的主要武器.像是AGI型的,正面戰斗的回避力應該也不賴,但是不論是等級,裝備,這些情報在記憶中根本沒有對方的情報.對方的名字也是想了很久才記起來,詩濃微微地低下頭.

"抱歉,銀龍【ギンロウ】先生.今天我在現實中稍微有點事"

發出了和現實中自己的聲音說像也像說不像也不像,的高音清澈可愛的聲線,詩濃內心感到十分煩惱.就因為這個才不怎麼想說話.銀龍這名男子,對于冷酷的拒絕毫不在意,就像入迷似的臉上的笑容根本沒有消散的意思.一部分男性玩家,像是聽到詩濃的聲音就很會產生喜歡的感情似的.想到這里,詩濃的背部冷氣直冒.

初次進入這個VRMMORPG"GUNGALEONLINE"游戲時,希望自己的分身是個粗獷的男性姿態.隨後知道這個游戲里,角色之間是不可能進行性別逆轉的,既然如此,就盡可能地變成肌肉質感的,身材高大的,士兵樣式的女性吧.

但是,根據隨機參數生成的角色卻是個,小個子纖細,人偶一樣的少女形態,雖然當時詩濃有著想要廢棄這個賬戶重新創建一個,但勸誘她到這個世界的友人卻用"好浪費!"這種強硬的主張,毫無退路的詩濃只得一點一點的將角色提升到了現在這個級別.

就因為這個,有時候會出現這種麻煩的事情.這對于只是想戰斗詩濃來說只能用郁悶來形容了.

"對了,小詩濃在現實中是學生吧?大學生?是要交報告什麼的吧?"

"誒誒,嘛啊"

而且,從那次下線時不小心回答說了"學校"之後,他便開始執著地跑來約我.真實身份是高中生這點,就算是撕裂嘴巴也不能說的.

一直蹲坐在地上操作者狀態窗口的其他兩名前衛玩家,像是要制止銀龍似的靠了過來.其中一名,綠色的前額頭發搭垂在被煙熏黑了的護目鏡上的男子張口說道:

"銀龍你讓詩濃很困擾.現實中的話題是不能說的喲."

"是啊是啊.對方和我們一樣都是寂寞的單身喲."

另一名,斜披著迷彩外衣的男子笑著說,銀龍邊用拳頭頂著兩人的頭旋轉著,邊回答道:

"什麼啊,明明你們也是好多年都沒有春天到來了的說."

在哈哈哈笑著的三人身旁,詩濃更加縮緊身體,同時不由得感到不可思議.

如果是以與玩家對手戰斗這個目的來玩這個游戲的話,待機中應該要精神集中,或者檢查裝備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情來度過,如果是為了出售游戲幣來賺錢而去掙錢的話還還不如假如MOB狩獵的專門團隊比較好.如果是追求邂逅的話,即使是相同類型的固定性別的題材,那也不應該選這個煞風景的殺戮世界,而該去選擇夢幻氣息的女玩家較多的游戲比較好.究竟他們是出于什麼而選擇這里的啊.

再次將臉埋藏進圍巾中,詩濃的左手指尖描繪起,架立在身旁的兩足大型步槍槍身來.

——究竟什麼時候,才能用這把槍把你們的假象體給打飛啊.在那之後,看你們還敢和像這樣笑著和我說話嗎?

內心深處這麼念叨著,就像是吸入了大桶冷氣一般,焦躁地情緒也慢慢地冷靜了下來.

"來了——"

雙筒望遠鏡從損壞的水泥牆壁中持續著搜索敵人,剩下一名團隊成員低聲說到的這話時候,時間又經過了二十分鍾.

三名前衛與戴因的交談停止了,在場的氣氛一下子變得緊張起來.

詩濃抬頭望著天空.黃色的云朵慢慢變成了紅色,但光線的亮度依然很充足.

"終于出現了啊."

小聲念叨著,戴因彎著腰移動起來,接過靠在牆壁邊偵查人員的望遠鏡.從同一個洞穴向外觀察起來,開始確認敵方戰力.

"確實是那些家伙.七個人比起上周要多了一人啊.光學系BLASTER【放射槍】的前衛有四名,大口徑激光步槍一人.還有哦,持有'MINIMI’有一人.這家伙上周還是光學槍,匆忙就換成了實彈系武器了啊.如果說是狙擊,那就是這家伙了.最後一名身披斗篷,無法看見其武裝"

聽到這里,詩濃保持著伏地射擊的姿勢,將臉靠近步槍的高倍率瞄准鏡.

詩濃一行六人潛伏的地方,是建立在稍微有些高的地方,前文明的遺跡中.既能用破爛不堪的水泥牆壁與鋼筋可以當做掩體,又能監視前方廣闊的荒野,此處是個絕佳的地形.

再次仰望天空,確認假想的太陽不在會被透鏡反射的位置之後,掀開瞄准鏡前後的濾鏡上的擋板.

右眼挨在透鏡上,通過設定的最小倍率,視野上可以看到小小的點在移動.用手指調節倍率旋鈕.隨著細微的CLICK音,芝麻粒大小的黑點慢慢擴大,終于變成了七名玩家的樣子.

和戴因說的話一樣,四人攜帶者光學系突擊槍,其中兩人頻繁的使用雙筒望遠鏡,正警戒著周圍.但是,要發現對面潛伏著的詩濃一行人,沒有極高的索敵技能要一下子發現時不可能的.

集團中有兩名肩挎大型槍械的玩家在行走著.其中一名攜帶的是半自動的光學激光步槍,另一名則是實彈系的輕機槍"FNMINIMI",是現實世界中自衛隊采用的很優異的分隊支援武器.因為對于光學槍武器的攻擊有著可以減少一半以上傷害的防禦護盾存在,所以MINIMI有著壓倒性高威脅度.

在這個"GUNGALEONLINE"游戲中登場的武器,分為實彈槍械和光學槍械兩大類別.

實彈槍械的優點在于,每一發的威力都很大,並且有著貫穿防禦護盾的能力.但是缺點就是槍體沉重,彈倉無法攜帶許多,還有就是風和濕度對彈道的影響很大.

相對而言,光學槍的武器就是槍體自身很輕,射程長且命中精度高.而且作為彈倉的能量包也很小,不過對于身著"防護護盾"的玩家防具,其威力可以被打散,這就是其不足之處.

因為以上原因,對怪物使用光學槍械,對玩家使用實彈槍械已成為原則了,這兩種類型的槍械,出了性能之外特征也有很大的不同.

那就是,所有的光學槍械都是架空的名稱和樣式,相對來說實彈槍械都是將在現實世界中存在的武器原模原樣照搬過來的.

因此,在GGO的玩家中相當一部分像戴因,銀龍這樣的槍械愛好者都是喜好平時攜帶實彈系槍械,在狩獵MOB時更換成光學槍械.

如今,貼在詩濃臉頰上的狙擊步槍也是實彈系的.但詩濃在來這個游戲世界之前槍械什麼的一概不知.將其當做游玩游戲所必須的道具,方才記住了槍械的名字,但實際上她對現實的槍械一點興趣都沒有.她認為在這個世界無限存在的槍械幾乎都只是3D建模而成的,但現實世界的槍械一看到就覺得討厭.

單單就是因為,在這個殺戮的世界里,用假想的子彈持續破壞假想的敵人.她才能夠將心變得和石頭一樣硬,將流動的鮮血冷酷到凍結起來.

因為這些,詩濃今天也扣動了扳機.

揮去多余的思考,詩濃的槍械微微移動起來.敵人隊列的最後,臉被巨大的護目鏡蓋住,身著迷彩斗篷玩家正步行著.和戴因說的一樣,看不見裝備.

是個相當壯實的巨漢.背部像是背著大型背包似的,斗篷膨起很高.從衣袖里伸出的雙手空空的.腰部攜帶的武器,最多也就是短機關槍類型的槍械.

"因為斗篷看不見臉啊."

身後響起的是銀龍的聲音.緊接著是像是開玩笑的語氣,但又夾雜著微微的緊張感的話語.

"是那個嗎?傳說中的'DEATHGUN’?"

"啊,難道說,拿東西在現實中存在嗎?"

戴因一笑而之.

"而且,死槍不是個身著狙擊迷彩服【Ghilliesuit】的矮小男子嗎?這家伙也太大了.身高近兩米了.大概是極端STR型的搬運人員吧.背著所得的道具,以及彈藥,能量.武器應該好不到那里去,戰斗時直接無視就好."

聽著這話,詩濃盯著瞄准鏡中的男子,仔細打量著.

因為粗糙的裝甲護目鏡的緣故,無法看到其表情.只有嘴巴顯露在外.嘴巴也被牢牢裹住,連微微動彈也不可.其他的隊員,邊警戒邊雜談著,時而露出的白色牙齒綻放出光芒,只有最後的大個男子一言不發.默默前進的步伐,一點也不紊亂.

詩濃半年GGO游曆經驗所培養出的直覺認為,比起MINIMI,這名男子的威脅更加強力.不過,除了身後的背包外,斗篷並沒有顯眼的凸起.大概是隱藏著小型大威力的稀有槍械吧.但這種類型的槍械只存在于光學系武器中,對人戰斗應該起不到決定性作用的.那麼,從這名男子身上感受到的壓力難道是錯覺嗎

迷惘最後,詩濃小聲地說:

"那名男子,我有一種不好的感覺.我想第一個狙擊那個斗篷男."

戴因的臉離開雙筒望遠鏡,揚起眉毛看著詩濃.

"為什麼?他明明沒有什麼大型武裝啊."

"雖然沒有根據.只是因為不確定因素,我有種不好的感覺."

"照你這麼說,那把MINIMI很明顯地不應該是不安定要素嗎.因為那個耽誤了時機,讓手持BLASTER【放射器】的敵人趁機接近的話就麻煩了."

雖說防護護盾對光學槍械有效,但其效果會隨著敵我雙方的距離縮小而減弱.如果在極近距離攻擊的話,因為激光BLASTER每盒彈夾的彈數都很多,因此有可能會陷入壓倒性的不利局面中.詩濃不得已接受了這個意見,點了點頭.

"我明白了.第一目標就是MINIMI.可能的話下一發子彈我想打那個斗篷男."

話雖如此,但狙擊的成功有效,只在于敵方沒有發覺狙擊手狀態下的第一發子彈.被知道射擊點後的狙擊,敵方會根據得到"彈道預測線"能夠很輕易的進行回避.

"喂,已經沒有說話的時間了.距離只有兩千五百了."

擔當索敵的男子,拿著從戴因那取回的望遠鏡看著前方,說道.戴因點了點頭,轉向面對著身後的三名擔任攻擊隊員.

"好了.就和作戰方案一樣,在正面的大樓陰影處等待敵人過來.——詩濃,行動開始時我們是看不見他們的,狀況發生變化的話要通知我們.狙擊時機到來時我會給你指示的."

"明白."

簡短的回答過後,詩濃再度將右眼貼在步槍的瞄准鏡上.目標團隊沒有任何變化.還是那樣,用慢慢的步伐在荒野上移動著.

他們和詩濃一行人之間是一片二點五公里廣闊的荒野,中央稍微靠近這邊,有一座巨大的樓房遺跡直立在那里.戴因五人,就是利用這個目標團隊的死角,開展猛烈的偷襲作戰.

"——好了,行動吧."

簡短的戴因聲音後,除詩濃之外的隊員都簡短的進行了回應.留下皮靴與沙粒的摩擦聲與踩踏聲,一行人從高台後方滑了下去.詩濃一直等到傍晚的風鳴聲將他們的足音完全抹消之後,方才將頸部的小型耳機取了出來,戴在左耳上.

接下來的數分鍾,詩濃作為狙擊手,不得不持續進行著壓力與孤獨並行的戰斗.自己放射的一發子彈,對于接下來的戰勢所趨會產生很大的變動.所能依靠的只有自己的手指,以及無法說話的槍械.詩濃的左手摸著利用兩根支架架設起來的巨大槍身.黑色的金屬只回應了她冷冷的沉默.

對詩濃來說,能作為這個世界很少有的狙擊手而成為出名的玩家,很大的程度上是因為這把實彈槍的存在.

說到名為"PGMUltimaRatioHecateII"的這把槍.按照圖紙所示全長一百三十八厘米,重量十三點八公斤,五十毫米口徑,也就是說可以使用直徑為十二點七毫米的巨大子彈.

在現實世界中被分類到對物狙擊槍類中.也就是,以貫穿車輛,建築物為目的的槍械.因為那極強的威力,在某條名字很長的條約中,像是禁止對人狙擊使用的.當然在這個世界中式沒有那些法律條文的.

得到這把槍是在三個月前,作為GGO的玩家來到高手【ベテラン】區域的時候.

心煩氣躁,只身一人進入首都SBC古羅肯【グロッケン】的地下廣闊而巨大的遺跡迷宮的詩濃,由于不注意掉進了一個射擊陷阱中.

GUNGALEONLINE所設定的世界舞台是說的人們乘坐移民宇宙船回到了,在久遠的過去的大戰中文明被毀滅了的地球,從而生活在那里的故事.古羅肯街道原本就是宇宙船,其地下有著一座因大戰從而被破壞了的巨大都市沉睡在那里.都市的遺跡中有著無數的自動戰斗機器,以及遺傳因子被改造了的生物在那里蠢動著,等帶著想要一獲千金的冒險者們.詩濃所落入的是最高級別危險度的迷宮最深處.

當然,她也沒想到會單獨來到這個地方.一定會遇到第一次的敗北,並且已經做好了到街道的存盤點複活這個覺悟,在街道上步行著的詩濃的面前,出現了一個廣大的圓形球場空間,有著許多異形生物正蹲坐在那里.

不論是體型還是名字,都讓人想到是BOSS級別的怪物,但過去從未在情報網站上見到過它們的樣子.意識到這些,詩濃的內心中,游戲玩家的靈魂被微微的激發了.反正是死,倒還不如戰斗看看呢,這麼想著的詩濃來到了體育館上部的通風口,舉起了槍.

戰斗出現了意外的展開.BOSS怪物有熱線,鉤爪,有毒氣體等其他多種多樣的攻擊方式,但是無論是哪一個,都無法到達詩濃所潛伏的場所.另一方面,詩濃的步槍有效射程也正好,給予的傷害也只一點點.考慮到攜帶的彈藥數量,一發都不能射偏,全部的子彈都必須打中BOSS的弱點也就是額頭上小小的眼睛,否則的話是不可能擊破的.

詩濃有著冰一般的冷靜與集中力,她做到了這點.BOSS被打倒了,多邊形構成的身軀爆炸散開那時,離戰斗開始已經經過了三小時了.

BOSS怪物掉落的東西,是從未見過的巨大步槍.設定是,在NPC或者玩家工房中制造而出的強力實彈系槍械,街道上販賣的都是一部分低威力的貨色,要取得中極品以上的話必須得到遺跡里去發掘不可.詩濃入手的這把步槍——"PGMUltimaRatioHecateII"屬于發掘的武器中稀有度最高的那部分.

如今,冠以munchkin-materialRIFLE【マンチマテリアルライフル】的槍械,包含詩濃的hecate在內整個服務器也只有十把存在.當然,買賣的價格也是很恐怖的高價,在上次的拍賣中所賣出的槍械價格達到了游戲內通用貨幣二十MGREGITE【グレジット】,像是值兩千萬的價格.因為電子貨幣【游戲幣】兌換系統中的彙率是一百對一,如果要換成日元的話大概要二十萬日元才能買到.

詩濃在現實世界是高中生,並且一個人生活,每月千辛萬苦籌措錢款方才勉強夠生活補貼,當她知道這消息時說白了事很迷茫.最近每個月聯網費用好不容易成了半價,雖然有大約一千五百元可以兌換成現金,即使如此零用錢還消耗了一半.如果繼續增加DIVE時間的話,成績的滑坡也不會奇怪的.但如果有二十萬的話,可以收回至今為止全部的聯網費用並還有大部分剩余.

但,詩濃沒有賣掉這把槍.她進入GGO的目的並不是賺取錢財,而是——想打倒所有比自己強悍的玩家,克服自己的懦弱僅此一點而已,那也是她第一次,從不過是道具的槍械中感受到了"心".

HECATEII,因為其巨大的槍型與重量所以被設定為需要很大的STR值,作為狙擊手的的詩濃比起AGI更加提升STR終于勉強能夠裝備上了.初次帶著它上戰場,在瞄准鏡中看到敵方的那時,詩濃從手中沉重冰冷的鐵塊上,感受到了力量,以及這把槍的想法.那是渴求殺戮,尋求死亡的冷酷鐵塊.詩濃是這樣體會到的,但並沒有屈服,沒有動搖,站在戰場上的她從未流過一滴眼淚.

在那之後不久,詩濃給知道了"HECATE"這個的名字,是取自于希臘神話中司掌冥界的女神的名字.這把槍是自己最初也是最後的搭檔,當時的詩濃是這麼考慮的.

瞄准鏡中的目標團隊還在持續移動著.

抬起臉,直接望著下方的荒野,可以看見目標正朝著夾在路中的崩塌大樓前進,接近著戴因一行五人.兩個集團的距離,已經縮小到七百米了.詩濃再次將右眼貼近瞄准鏡,等候著戴因的指示.

數十秒後,耳機中傳來了混在著雜音的聲音.

"——報告敵人方位."

"了解.敵人的路徑,速度並沒變化.你和他們相距四百.我和他們相距一千五百."

"還很遠啊,能行嗎?"

對于戴因的提問,詩濃只是毫無感情色彩地回答了聲"沒問題".

"好,開始狙擊."

"明白."

簡短的通話後,詩濃閉上了嘴,右手食指放在大個的扳機鎖上.

瞄准鏡中的視野,肩挎MINIMI的第一目標男子,還在沒事一樣的邊談話邊行進.

上周的戰斗,詩濃沒有擔任狙擊而是裝備突擊步槍直接擔當支援的工作,應該在相當近的距離中看到過他的臉,卻毫無記憶.但從他可以裝備的支援武器來看,應該是達到了相當高的等級了.

咚,咚,詩濃抑制著激烈的心髒跳動,移動著瞄准鏡中的十字.考慮到距離和風向,目標的移動速度瞄准到左上方一米開外的位置,食指則是放在了扳機上.

此時,在詩濃的視野中,出現了些閃著淺綠色光亮的半透明圓型.

晃晃悠悠的周期性直徑發生變化的圓,在男子的胸口,擴大到了膝蓋的位置.這都是只有在詩濃視野中才會表示出的攻擊輔助系統"著彈預測圓".擊發而出的子彈,會命中在這個圓形內側隨意某個地點.如今的大小,男子的身體只占了圓面積的三成左右,也就是說命中率有百分之三十.還有就是,不管HECATEII的威力有多麼大,命中手腕和腿部末端也是不會當場死亡的,要有一擊射殺的概率方能出手.

著彈預測圓的大小,是根據與目標的距離,槍械性能,天氣,光亮,技能數值進行變動的,但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狙擊手的心髒跳動.

AMUSPHERE可以監測現實世界中躺臥著的玩家真身的心髒跳動,並把數據傳送到系統中.

心髒跳動的瞬間,圓環會變到最大.之後慢慢縮小,到下一次跳動再次變大.也就是說,要想提高命中率的話,必須得在兩組心跳波的波谷時進行狙擊不可.

但是,在放松狀態下,心跳是六十次——也就是說在冷靜狀態下心跳也有著每秒一次的程度,一旦進入狙擊狀態便會出現緊張,心跳也會急速上升到兩倍的速度,圓環也會快速的擴張收縮.根本抓不住脈搏的波谷.

這也是GGO里狙擊手很少的最大原因.

無法命中.在狙擊中無法止住緊張的情緒.當然接近戰時心跳上升也造成預測圓的波動,但距離夠近的話還是可以打中的.全自動的輕機槍【SUBMACHINEGUN】以及突擊步槍更是如此.但從距離千米以上進行長距離的狙擊是很平常的事,預測圓也通常是人類身高的數倍.現在詩濃視野里顯示出的,命中率只有三成的規格,也已經是奇跡了.

——不過.

詩濃在心中默念著.

這樣的壓力,不安,恐怖究竟可以達到何種程度呢.距離一千五百,這樣的距離,就如同把紙團扔進廢紙簍一樣.是的——

和那時候的情況相比的話.

呼,腦袋冷靜了下來.心髒的跳動不可思議般的收縮了.

——冰.我是台用冷冰制成的機器.

著彈圓的變動圓環一下子變得緩慢下來.同時時間也感覺延長開來,圓環變成最小直徑的瞬間也能清楚地看到了.

一二第三次收縮的圓環,鎖定在手持MINIMI男子心髒附近的瞬間,詩濃扣下了扳機.

如同雷鳴般的咆哮震撼整個世界.

HECATEII槍口設置的制退器迸發出巨大的火花,放射而出的子彈隨著槍聲的落下突進而出.因為反作用力詩濃的身體被槍身稍稍向後推出,但她卻用腳猛踩地面停了下來.

瞄准線的另一頭,不知是不是意識到了發射火花,男子突然抬起頭.與瞄准鏡中的詩濃的視線交彙——

的瞬間,男子的胸部從肩膀那個到頭部,都化作了極小的碎片變得粉碎,消散開來.稍微過了一小會兒,剩下的身體也如同被敲打的玻璃像一般碎裂開來.不走運的是,其肩膀上背著的極高價格的輕機關槍成為了隨機掉落物品,滾落到了沙地上.該男子一定會在回到街道複活之後,一段時間都會因為一擊斃命和武器掉落受到兩倍的打擊從而不敢參加戰斗了吧.

確認到自己對于以上的行動毫無激動情緒之後,詩濃的右手自動動了起來,拉開槍栓.隨著金屬聲響巨大的彈殼彈了出來,砸在附近的岩石上消失了.

下一發子彈裝填的同時,詩濃把槍體稍微向右移動,將第二目標的巨漢鎖入瞄准鏡內.男子用帶著護目鏡的臉直直望著這邊.待瞄准其身體稍微偏上的部位後,再次輕輕扣下扳機.再次出現了綠色的著彈預測圓,並立即朝著一點收斂.

離第一發子彈擊發出去,只經過了三秒.如果是半自動步槍的話可以進行連發,但只能單發釋放的HECATEII卻不能這麼做.即使如此,對于一般玩家來說,一下子看到眼前的伙伴身體粉碎所產生的驚愕,硬直,待其精神狀態重新恢複並識別狙擊點,進行回避准備也需要五秒.如果利用這個混亂的話,第二發也有可能成功,但是——

斗篷男沒有一點慌張的神情,大型護目鏡的深處正直直地凝視著詩濃.果然這家伙是個相當有經驗的老手啊,一定是有名的玩家,想到這里詩濃扣下了扳機.

此時在男子的視野中,襲擊自己的彈丸描繪出的"彈道預測線"形成了一條淺紅色的半透明光線.這個是讓槍戰的戰斗,變得更加火爆有趣而引入的守備輔助系統.如果是反射神經優越,高AGI,並且膽量很大的玩家的話,五十米開外的突擊步槍連射都有一半的幾率能夠躲避.

狙擊手這個職業最大的優勢在于,最初的一發子彈是不會給對方預測線的,也只限于這最初的一發.但是,詩濃已經擊發了一發病暴露了位置,這個優勢也就失去了.

再次發出的轟鳴聲.無慈悲的手指讓HECATEII釋放出了凝結著"死"寓意的子彈,撕裂淺黃色的大氣飛翔而去.

但就和詩濃預想的一樣,男子很冷靜的向右邁出一步.之後,十二點七毫米的子彈穿過了巨大身軀的旁一米處的空間.在遠後的荒野上突出的水泥牆壁,打出了一個圓型彈孔.

詩濃的右手下意識地動了起來,裝入下一發子彈,但握緊槍托的手指卻沒有放在扳機上.

再進行狙擊恐怕也是白費的了.非得要狙擊的話只能從現在的狙擊點移動,離開男子的視野隱蔽起來,等待識別情報重置所需的六十秒時間.但在這段時間戰斗的趨勢也就定下來了.詩濃繼續從瞄准鏡望著敵方,對著嘴邊的通話機低聲說道.

"第一目標成功,第二目標失敗."

戴因很快便回答道.

"明白,攻擊開始GOGOGO!!"

嚓!輕微的踩踏地面跑動聲響傳了過來.詩濃將屏住的氣息慢慢呼出.

被賦予的人物已經完成了.HECATEII是個超級稀有的槍械,如果背著它參加戰斗,萬一死亡武器掉落的話那就麻煩了,只能說聲抱歉了.而且戴因也說過,狙擊完成後就待機這話.第二發射偏心里本來就很遺憾,但接下來要做的事就只有懷著"討厭的心情"進行祈禱了.

這麼想著的詩濃,再次調整步槍,將瞄准鏡倍率下調將所有的敵人鎖入視野.四名前衛慌忙躲進附近的岩石以及水泥牆壁掩體中,後方手持大型激光BLASTER的後衛已架好槍械,而剛才那名斗篷大個男則——

"啊!!"

詩濃下意識發出聲來.大個男雙手向上,脫下了迷彩斗篷.

男子的雙手上並沒有武器.腰間也沒有.

寬廣的背部背負的,讓人認為是搬運道具的背包物體也顯露了出來.

寬廣的肩膀與肩膀之間,有一條金屬的彎曲鋼條延伸而出.懸掛著裝備在身後的是一既粗獷又精致的金屬物體.

Y字型支撐框架內是圓筒形的機關部.上部突出的是一巨大的CARRIERHANDLE,下部延伸而出的是六根集束在一起的槍身.槍長超過一米.

機關部上裝配著子彈帶,與同樣在鋼條上懸掛著的大容量彈倉緊緊相連.

那東西說是槍卻有著巨大而猙獰的外表,詩濃曾在GGO情報網站上的武器圖鑒中見到過一次.

好像是名為"GEM134MINIGUN".武器歸類為重機關槍.是在GUNGALEONLINE登場武器中最大的一個.六連槍身告訴旋轉同時進行裝填,發射,排彈,每秒鍾可擊發近百發七點六二毫米子彈,這瘋狂般的速度可以將物體粉碎,是外號為噩夢般的槍械——不,簡直可以說是兵器了.

想當然的,其重量也很驚人.光是本體就有十八公斤,加上那麼多的彈藥一起應該超過四十公斤.不管是怎樣的STR極端型玩家,要在重量限制內收納這種武器可以說是不可能的.當然,在過重狀態下是要受到移動懲罰的.

那個團隊並不是因為移動緩慢,而導致狩獵隊伍拉得過長的.恐怕那是男子最大的步行速度.

吃驚的詩濃在瞄准鏡視野的中央,看到大個男子右手移到背後,握住MINIGUN的操作架.巨大的機關槍順著鋼條滑了過來,從男子身體右側九十度回旋到前方.兩腳大大張開,六連炮身正面向前突出——男子護目鏡下方的嘴巴首次動了起來,浮現出了猙獰的笑容.

詩濃慌忙調整旋鈕,把倍率調至最小.

視野左側,銀龍等三名攻擊隊員,正攜帶者SUBMACHINEGUN向前突進.敵隊前衛正用激光BLASTER發射的帶著青白尾巴的光彈進行迎擊,就在銀龍前方一米處左右的空間,產生了水面般的波紋衰減下來.這就是高性能"對光彈防護護盾力場"的效果.

進行回擊的全都是實彈系的短機關槍,槍口噴出火花,從岩石中探出身體的敵方BLASTER隊員中的一名,散發出了深紅色的中彈效果倒地四散而去.銀龍等人進一步向前突進,就在他們來到更為接近敵方集團的水泥牆壁掩體處時——

大個男子突然蹲了下來.

MINIGUN的炮身告訴回轉,放出閃亮的光帶,只用了零點三秒的時間.

也就這點時間,水泥掩體全部連同銀龍的假象體便被分解,消滅掉了.就像用水流沖擊的沙質人偶一樣簡單.

""

詩濃咬緊嘴唇.抱起地面上的HECATEII,收起支架將槍帶掛在身上,背了起來.

全長一百三十八迷離的HECATEII,背負在了身長只有一百五十五厘米的詩濃肩膀上,但這還是在重量限制以內.為了攜帶超小型短機關槍"H&kmp7"作為副武器而不會超過限制,都是因為詩濃的STR值進行了提高並且HECATEII的彈夾內也只攜帶七發子彈的緣故.

即使是肉眼,也能看到近乎一點五公里開外戰場上的幾朵如同綻放般的槍口火光.但詩濃還是什麼話也不說,全速向前奔去.

這樣下去,戴因等人完全處于壓倒性的不利局面.如果就一名使用MINIGUN的男子作為對手的話,在中距離以上的位置保持高速移動並攻擊,也是可能擊倒他的.但如果被在MINIGUN的援護下的激光BLASTER近身到防護力場失效的距離並進行肉搏的話,那就等于送了對方一份大禮.

雖然是小隊的一份子,但詩濃就此撤退的話別人也不會說什麼的.因為她已經完美地達成了狙擊目標的任務.

但是,詩濃還是順著一條直線朝著戰場跑去.她並不是想幫助同伴.只是,那名MINIGUN男子浮出的笑容,讓詩濃的腳向前行進.

男子有著在戰場上露出笑容的強悍.還有得到MINIGUN這種和HECATE一樣稀有槍械所需要的游玩時間.以及裝備這種武器所需的STR以及承載重力的忍耐力.除此以外,還有著冷靜應對詩濃狙擊的膽力.

與這種對手交戰,並殺掉對方,應該可以將另一個弱小的自己——詩濃體內移植存在著的經常哭泣的,年幼時期的"淺田詩乃"給消滅掉了.

就是為了這個,她才踏入了這個充滿瘋狂的世界.如果在這里逃掉的話,至今為止累積的所有東西就都白費了.

詩濃用參數所准許的最大速度全速在地面馳騁著,切裂充滿塵埃的空氣,一個勁兒的向前跑去.

反複穿過混雜著沙礫的沙地,避開,越過突出的岩石倒塌的牆壁,僅僅數十秒的移動便進入了交戰區域.

AGI參數支援全開,順著一條直線猛沖.進行躲避一點都沒有考慮.敵對集團應該也捕捉到了接近中的詩濃的身影了.

兩軍交戰的區域,和剛才相比已經進行了大幅度的移動.當然,向後退卻的是戴因等人.由于MINIGUN的亂射支援,敵軍集團的前衛確實縮小了距離.為了逃避光學槍械的有效射程,連同戴因在內的私人只得持續的從一個掩體轉移到另一個掩體,並不斷後撤.

跑到荒野處逃走已經是不可能了.如果暴露身體的話,馬上就會沐浴在MINIGUN瀑布一般的槍擊下,並被打成馬蜂窩.而且,現在戴因們背靠著的水泥牆壁,在退路上也基本上看不見了.剩下的只有最初接近時利用的,倒塌了一半以上的大樓遺跡群了.如果逃到那里的話,就如同甕中之鱉了.

瞬時理解了狀況的詩濃,一口氣朝著戴因他們蹲伏的掩體處跑去.就在這瞬間,三條淺紅色的光線,出現在了詩濃正前方.

"嗚"

詩濃咬緊牙,進入回避體式.那些光線都是敵方進攻人員手持的激光BLASTER的彈道預測線.

詩濃首先把身體壓低到極限,讓最初的預測線從上方穿了過去.隨後,沿著頭上的線,一條青白色的熱射線灼燒了頭上的空間.隨後,眼前又出現了第二條預測線.詩濃使出渾身力氣用右腳蹬地跳了起來,躍身于空中.腹部旁邊隨即射來了第二條激光,一瞬間將視野染成了白色.

第三次的預測線于詩濃飛翔的軌道稍微高一些的位置交彙到了一起.詩濃拼命將頭縮回,想要回避飛來的熱射線,但淺藍色的射線尖端還是稍微觸碰到了她,啪嚓啪嚓地散出光的顆粒.

總算是躲過了激光BLASTER的連射,落到地面上的詩濃眼前——

出現了一條十分粗大的,直徑約五十厘米的血色的線.

沒有錯,這就是MINIGUN的彈道預測線.零點幾秒鍾後,猶如暴風雨般的連射便會來襲.

恐怖鞭策著身體,詩濃將剛落在地面上的右腳猛地一使勁,再次立即跳了起來.于空中縮緊身體,猶如跳高的背躍式一樣全身向後仰起.

隨後,可以從離背很近的地方感受到暴風雨一般的猛烈的能量流.閃耀著白色光芒的實體子彈群在視野的一端通過,打在了稍不遠處的破敗不堪的廢墟大樓的牆壁上,並將一部分牆體完全打飛了.

就在背部落在沙地前的瞬間再次將身體收縮,用兩手兩腳著地.同時很快地將身體向前一躍.翻滾幾次之後,終于來到了戴因一行人躲避的水泥牆壁掩體處.

對于突然出現的詩濃,小隊領隊用驚訝的視線望著她.不管怎麼看都是好意,但他的眼神中卻沒有感謝的光輝,有的只是對方特意到這個絕境是不是出于自身的喜好的這種疑慮.

但戴因很快便把臉移開,將視線落到手上握著的突擊步槍上.聲音也變得很低.

"他們,好像請保鏢了."

"保鏢?"

"你不知道嗎,就是那個MINIGUN使用者.他叫做'貝希摩斯【ベヒモス】’,是根據地在北大陸的肌肉男.專門受雇于沒有毅力卻有錢的團隊,做著護衛一類的事情."

是比你更要讓人尊敬的玩家類型啊,詩濃這麼想到,但是她並沒有說出.詩濃望著隱蔽在戴因前方的位置,時而探出頭去,朝著敵方集團嘗試進行一些沒用的反擊的攻擊三人組,用勉勉強強讓全員都能聽見的音量說:

"在這麼躲下去很快就會全滅的.——MINIGUN子彈差不多該沒了這還是有點疑慮,全員進攻的話一定會遭到掃射的.只得從這里沖出去消滅他們.SMG兩人從左邊,我和戴因從右邊迂回,M4就在這里進行援護"

說到這里,戴因用很大的聲音打斷了詩濃的話.

"不行的,還剩下三名BLASTER呢.如果沖過去的話防禦護盾效果就"

"BLASTER的連射效果沒有實彈槍快不是嗎,半數都能躲過去的."

"還是不行啊!"

戴因頑固地反複說道,頭不住的搖動.

"沖過去也會被MINIGUN給突突掉的雖然很遺憾,但放棄吧.如果取勝的自信被他們壓倒的話,就在這里登出吧"

即使是從中立區域【neutralfield】登出,也不會很快消失掉的.失去了魂魄的假象體在數分鍾間仍然會留在戰場上,依然可以作為被攻擊的對象.雖然幾率很低,但武器或者防具還是會出現隨機掉落的.

即使是現在這種請況,領隊發出後退指示的時機還是太早了,難道就此自暴自棄,說出如同廢柴小孩般極度任性的提案嗎,這點詩濃完全沒有料到.她望著呆呆的戴因,凝視著經曆過很多戰斗的士兵的臉.

突然間,戴因咬緊嘴唇,大聲呼喚道:

"什麼啊,游戲需要這麼認真嗎!不管選哪一個都是一起死,沖出去也只是白白送死啊"

"那就去死好了!"

詩濃反射般的回答道.

"至少要在游戲中,嘗試一次面向槍口而死啊!"

真是的,我為什麼要對這個被自己當做目標的男人說到這份上啊.在此之前,應該早就和此團隊緣盡了的啊.

內心某處想著這些,詩濃抓著戴因的迷彩服衣襟將其拉了起來.同時,對著眼睛睜得溜圓的剩下三名隊員低聲快速的說:

"三秒就可以了,你們能夠吸引MINIGUN注意的話,我會用HECATE了結掉他的."

"明,明白了."

護目鏡上垂著綠色發絲的攻擊隊員,斗爭了許久總算是做出了回應,剩下兩名隊員也點了點頭.

"好,我們分兩路行動,左右一齊出動."

詩濃推著鬧情緒的戴因,來到了掩體的一端.拔出左腰上的副武器MP7,用手語進行倒數.

三,二,一.

"GO!"

同時間蹬地,朝著持續多待一秒鍾就會死亡的戰場突擊而去.

就在此時,眼前出現了數條彈道預測線.將身體傾斜,利用滑行進行回避,敵軍集團便進入了視野之中.

右斜前方,大約二十米的牆壁處有著激光BLASTER隊員兩名.稍微靠左邊的地方有另一名.MINIGUN男子處于中央位置十米的後方,射線集中到了從左邊跑出的兩名己方隊員身上.

詩濃朝著右邊跑去,同時用左手的MP7對准BLASTER.按下扳機讓著彈預測圓顯現而出,此時的心跳再怎麼也無法抑制得下來,隨著脈搏的跳動預測圓的范圍大于敵方隊員的身體大小.

即使這樣也要射擊.HECATEII相比手掌上感到後坐力等于沒有一樣,四點六毫米的二十發彈夾一口氣便全部射了出去.

就像是對于這種無謀的反擊慌了手腳一般,兩名BLASTER趕緊躲進對面的掩體中,但數發子彈還是擊中了他們的身體.雖然沒有將HP削減到零,但還是可以爭取數秒的時間.

"戴因,援護!"

詩濃呼喊的同時從身一躍,同時將背上的HECATEII取下雙手握住.沒有展開支架的閑暇時間.承受著巨大的重量,眼睛貼在瞄准鏡上.

在依然是低倍率的視野中,出現了貝希摩斯的上半身大部分.他的臉直直地盯著這邊,詩濃沒時間等待預測圓的收縮直接扣下了扳機.

隨著轟鳴聲必殺的閃光撕裂空間——從貝希摩斯的頭部旁飛了過去.由于沖擊力護目鏡從貝希摩斯的臉上被刮落,化作了粉末.

打偏了——!

詩濃咬緊嘴唇,兩人的視線在瞄准鏡的視野中交彙.貝希摩斯暴露在外的臉上,灰色的雙眼放出炯炯有神的光芒,同時嘴巴也浮出了傲慢的笑容.

詩濃的全身被巨大的紅光包圍.

無法回避,詩濃一瞬間這麼判斷道.已經沒有從伏地的姿勢起身,朝著左右跳躍進行躲避的時間了.

至少,也該對著槍口——

遵循著自身的話語,詩濃站起身直直望著貝希摩斯.突然,對方巨大的身體上很多地方,啪啪!發出了光亮.

是戴因.單膝跪地手托著突擊步槍,是為了獲得命中精度而進行的狙擊.在這種情況下,這種距離數發都能命中對方,姑且不論其人格,其槍法也是十分了得的.邊想著這些詩濃隨即朝著右側躍去.隨後,剛才身體所在的位置被來襲的數十發子彈引發的風暴所切裂.

"戴因,再向右移動"

就在詩濃叫喊的時候.

重新從掩體內現身的兩名激光BLASTER,對著剛站起身的戴因毫不留情地射出了光之箭矢.

因為距離太近了.戴因的防護盾被熱線所貫穿,其身體接二連三地被擊中.

戴因一瞬間望了下詩濃.隨即又把臉望向正面——

"唔噢噢!"

大叫著徑直跑動起來.

對著偶爾襲來的光彈之雨戴因進行了迎擊.躲避,鑽縫隙,戴因用很快的速度向前突進.但是要回避全部的子彈是不可能的.

最後的幾秒鍾,戴因拔出腰間作為護身符的大型手榴彈,朝著掩體處扔了過去.同時HP全部損失掉,假象體就這樣背對著詩濃,化作無數個多邊形四散而去.

隨後,世界被閃光染成了白色.

如同巨神的大錘撞擊地面的沖擊.青白色的能量流讓狂風大作,卷起大量的沙土.一名BLASTER的身體也混雜在內,被卷到了空中,在落到地面前就粉碎,消散掉了.

——NICEGUTS!

面對著退場的戴因送去了簡短的贊許聲,迎面撲來的塵土讓詩濃眯起了眼睛,很快的又轉到了戰場上.

左翼進行突擊的兩人像是有一人被MINIGUN干掉了,但原本站在那邊的一名BLASTER的身影也消失掉了.

右翼的戴因由于那等同于自爆一樣的特攻行為,連同敵方一名前衛一同消散掉了,另一名前衛大概正處于麻痹狀態吧.

隨後——在逐漸散去的塵埃之中,有一個順著一條直線逐漸逼近的大個身影.

這樣下去的話,接下來就是貝希摩斯與詩濃的單挑局面了.而且必須要在這種距離下,用狙擊槍與重機關槍進行決勝.

必須得找到一個讓MINIGUN無法進入射擊態勢的死角處不可.但是在一對一的正面戰斗下,哪里又有死角呢

——不.

詩濃一瞬間屏住呼吸.因為戴因扔出的手榴彈卷起的塵土讓四周覆蓋上了深色的顏色,貝希摩斯現在應該還無法確認自己的准確位置.當然自己也因看不清對方而無法進行狙擊,不過,應該可以移動到那子彈的風暴無法觸及的地點也說不定.

想著這些,詩濃轉身猛地跑了出去.戰場後方,一座破敗不堪的大樓遺跡正直立在那.

通過入口進入大樓,因為大樓後方半數都已坍塌所以可以看到黃色天空,不過隨即便在右側的牆壁處看到了想要找尋的東西——通往上層的樓梯.詩濃為了不讓地板上堆積的瓦礫發出聲響謹慎地接近到那里.

金屬制成的樓梯,這里那里的階梯也像是要脫落似的,但詩濃毫不在意的跑了上去.踩踏著休息台處的牆壁進行方向轉換,繼續向上跑去.

不到二十秒便上了五樓,那里已經沒有樓梯了.左側有一巨大的窗戶.

從這里應該可以爭取到不讓貝希摩斯發現,做好狙擊態勢的數秒鍾時間吧.

想到這里,詩濃把HECATEII的槍托頂在肩膀上,從窗戶處望著下方的區域.

突然,視野染成了紅色.

十多米下方的地面處,貝希摩斯早已將MINIGUN抬起到了臨界的高度,正好對准詩濃.被看穿了啊.詩濃的思考與作戰,全部.

後退的時間,臥倒的時間都沒有.

厲害.他才是GGO的玩家,不是士兵.

但,這樣的對手,才是詩濃夢寐以求的敵人.殺掉他.一定要殺掉他.

沒有猶豫的時間了.詩濃沒有取消狙擊態勢,右腳踏上窗框,猛的跳了起來.

同一時間,閃現出如同燃燒般光輝的能量奔流從地面上襲了過來.啪!!一股猛烈地沖擊直接擊中了詩濃的左膝下.假象體的腳部被擊飛了,HP猛的削減了很多.

但,詩濃仍然活著.她飛起越過MINIGUN的射線,在空中飄舞.仁王般站立著的貝希摩斯,直直的望著天空.

就像是要射擊直到在彈倉完全變空,貝希摩斯向後仰起,讓射線追擊者詩濃.但依然無法觸及到對方.懸掛在身後鋼條上的MINIGUN,根本無法采取垂直射擊的角度.

開始落下的同時,詩濃將HECATEII的槍托頂著肩膀,眼睛貼上瞄准鏡.

舍業中貝希摩斯那粗獷的容貌完全收納在內.他的臉上,笑容早已消失.犬齒畢露,兩眼放出由驚愕與憤怒的混合燃料所引發的火焰.

詩濃意識到自己在思考的時候,嘴角會不自覺地抽動起來.

就像是和對方對調了一樣,嘴角上浮現出了笑容.那時猙獰,殘虐,冷酷的笑容.

落下後的安定姿勢雖然是一處遠射,但距離還是太近了.槍口離貝希摩斯的頭部只有一米的極度逼近的距離,綠色的著彈預測圓突然收縮,固定到了男子面容的中央處.

"THEEND!"

說出這話的同時,詩濃扣下了扳機.

從冥界女神的手指處,放出了在這個世界上,蘊藏著一發子彈最大能量的光之矛.

貝希摩斯的臉部直到身體瞬間被打出一個大孔,子彈深深地鑽進了瓦礫混雜的地面.

隨後,爆發般的沖擊聲響響徹這個空間,貝希摩斯的巨大身軀按照圓筒狀分解,擴散開來.

上篇:第五卷 死銃篇 第二章     下篇:第五卷 死銃篇 第四章
 

2009-2013 8Book.com
本站小說由會員上載及自行管理.權無從考証。如發現章節或資料錯誤, 版權疑問, 作品內容有違相關法律等情況, 請向我們舉報, 我們將立即處理 [ 點擊這裡聯係我們 ]
Goto Top